HOBALL 筆記簿

December 11, 2008

林行止 解決短期困難 凱恩斯有靈丹

Filed under: 政治 經濟 — Tags: , , — hoball @ 4:38 pm

解決短期困難 凱恩斯有靈丹

林行止

2008年12月11日

每 當經濟由於需求萎縮信貸不足而陷入困境時,政府搞活經濟的唯一有效辦法是擴大公共投資,向市場投入巨額資金,其產生的乘數作用,足以創造就業、刺激消費, 進而達致增加私營部門投資的目的……;現今的情況正是如此。受金融海嘯的衝擊,華爾街和商業大街「刀光血影」、裁員無數,瀰漫著一片愁雲慘霧,政府因此只 有擔當「最後大花筒」(Spender of last resort)的角色,通過不同名目向經濟體系注資,從美國到俄羅斯、從中國到香港(據練乙錚昨天的分析,港府應付經濟可能急速惡化的六項措施中,有「凱 恩斯味道」的「大概只是增加四千個臨時職位……」),所有政府都在這樣做!不過,在當前的特殊環境下,這套「古老」的方法是否有效,尚待觀察。「末日教 授」魯賓尼昨天便以〈落重藥的貨幣和財政政策能使○九年免受滯脹之苦嗎?〉為題,在RGE網站提出他的質疑。

無論如何,擴大公營部門投資挽救垂危經濟,所據便是凱恩斯的學說,這是眾所周知的凱恩斯主義。

關 於凱恩斯學說及其與經濟發展的關係,筆者寫過不少(其實是太多),本來已沒什麼好談了;不過,見九日本報的新聞標題〈奧巴馬矢言無懼財赤惡化振經濟〉,瞭 解面對經濟進一步惡化,美國候任總統在財赤纍纍即財政捉襟見肘政府「莫財」的條件下,亦要大增公共開支以刺激經濟,奧巴馬說得豪氣:「即使令財赤短期內惡 化亦在所不惜!」在這種情形下,只有再搬出凱恩斯來「評頭品足」了。

對經濟學有點涉獵的人,都知道凱恩斯學說是四十至七十年代的顯學(有關 其與羅斯福「新政」的關係,容後再談)。一九六四年民主黨的莊遜總統受困於越戰,以減稅提升人民購買力從而創造就業,終令經濟恢復生氣;六九年共和黨人尼 克遜上任後,深覺這種策略有效,情不自禁疾呼「我們都是凱恩斯信徒」(學者和傳媒向來如是說,但十月二十三日《時代週刊》認為尼克遜說的是「我已是凱恩斯 信徒」〔I am now a Keynesian〕);尼克遜知道凱恩斯的財政政策對經濟有起死回生的之功,雖然治標不治本(被問及此,凱恩斯便拋出那句「長期而言,我們都一命嗚呼」 的名言;他認為「短期」才重要,因為「生命和歷史由『短期』構成」〔Life and history are made up of short runs〕),但最低限度可解決其四年任內的經濟難題(不過,結果並不太理想),掃除令他深感困擾的煩惱,雀躍之情溢於言表。另一位在公開場合聞凱恩斯色 然而喜的是民主黨總統克林頓,十二月六日倫敦《獨立報》的長文〈凱恩斯能救活當前的經濟嗎?〉,提及若干年前,醜聞纏身的克林頓到英國華烈克大學演講,列 隊歡迎他的學者面露尷尬之色,仍各送一本自己的著作作為見面禮(這也許是象牙塔的慣例),克林頓微笑不發一言,客氣禮貌地收下;當公認凱恩斯權威、該校經 濟系重鎮史基戴爾斯基勳爵(Lord R. Skidelsky)送他一套三巨冊的《凱恩斯傳》(二○○五年出一冊一千五百餘頁的「精簡本」),克林頓如他鄉遇故知,喜不自勝:「凱恩斯!他用政府的 錢化解衰退的困難,頂瓜瓜(that was a major discovery)!」諷刺的是,克林頓八年任內並沒有利用赤字預算把經濟「炒熱」,離任時留下的反而是美國多年未見的平衡預算;但小布殊甫上台便利用 赤字擴軍黷武……。

為什麼政治人物對凱恩斯奉若神明,一句話,凱恩斯把操控經濟的大權,從上帝(神明)之手奪回,交給當權者,當權者大快, 還用說嗎?二十多年甚至三十年前,筆者寫過一篇短文,解釋孔夫子能夠成為「萬世師表」的底因,是因為他教導人民必須盲從上級、敬畏長輩,正中統治者及一家 之主下懷,於是皇帝宿儒經師便把他尊為「時之聖者」,孔聖人因而長居廟堂,接受膜拜,而且香火不絕;凱恩斯亦如是,他堅信先花未來錢(在國家是赤字預算, 於家庭是分期付款置業購物),可使經濟走出「谷底」,而只要政府這樣做,在大多數情形下行之有效,直至未來錢用罄官民齊齊先花未來沒有的錢,無論政府或家 庭才出亂子!

在凱恩斯(1893-1946;其傳世巨構《通論》於一九三七年初版)之前,經濟學家是悲天憫人的學者,面對經濟難題,眾口一 詞,指最好什麼都不必做(Nothing can he done)、別干預市場運作(Don’t interfere),即認為天要下雨娘要嫁人是不可逆轉的現實,其學因此贏得「沉鬱科學」(The Dismal Science)的惡名(英大儒卡萊爾所說,見拙作《經濟家學》第一頁的註釋),亦有人因此稱經濟學家像兒童讀物 Winnie-the-Pooh 中那隻老是唉聲嘆氣愁眉苦臉的驢子 Eeyore。凱恩斯是不可救藥的樂觀主義者,認為沒有不能解決的經濟問題,他說:「展望未來,經濟難題絕不會與人類共存!」三十年代世界經濟大蕭條令失 業率居高不下,各國政府大感困擾、束手無策,但凱恩斯指出政府出手,困難便迎刃而解。經濟不振,私營部門忙於裁員節流,形成了投資萎縮、失業人數增加、消 費(消費者無錢及有錢者花錢意欲不高)低迷,人民不安情緒蔓延,整個社會了無生氣而危機一觸即發;但只要政府大事公共建設、津貼農民、鼓勵人民置業(成立 房利美之類的物業按揭公司)甚至把全面就業立法,如此一來,短期內經濟回春,一切欣欣向榮……。

‧凱恩斯魂兮歸來.之一

Leave a Comment »

No comments yet.

RSS feed for comments on this post. TrackBack URI

Leave a Reply

Please log in using one of these methods to post your comment: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

Create a free website or blog at WordPress.com.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