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BALL 筆記簿

January 13, 2009

劉廼強 – 朋友,你愛香港嗎?

Filed under: Uncategorized — Tags: , — hoball @ 9:59 pm

朋友,你愛香港嗎?

劉廼強

2009年1月13日

談 了幾個星期紮根香港的問題,原因是眼下香港面臨百年不遇的經濟重大危機,處理得不好,很可能會觸發一場政治、經濟、社會、文化總危機;而這經濟危機是全國 性和全球性的,個人採取以往習慣性的逃跑主義,甚至連個人問題也解決不了;香港的問題,也就只能通過集體的智慧和努力,在香港就地解決。

香港人此刻要剖析一下自己的心底,你愛不愛這一千平方公里的土地,和你熟習了的生活方式?如果答案是肯定的話,就更再無選擇,咬緊牙關,抱着與香港共存亡的心態,下決心投入心力,與其他市民一起把香港搞好。這一念之間,便從過客上升為公民,這就是紮根。

春節過後經濟寒流

過 客與公民的分別,在於前者着眼於短線利益,盡量多取少予;香港人對香港的責任,向來就只局限於交稅和守法這兩點,其他都是權益。公民則心懷千秋萬代,石爛 海枯,不計較給予多少,回報多少。過客社會和公民社會最根本的分別,就在這裏。香港若能成功地從一個過客群集,轉型成為公民社會,那就任由風吹雨打,七百 萬人攜手向前闖;縱使垮了,也不怨誰,掙扎站立起來,又再戰天鬥地。

就是這種不離不棄的感情,在過去一百多年,中國人前仆後繼,終於闖出今天的局面。香港更幸福,我們正處於國家的上升軌道,有強大的祖國作靠山,壞也壞不到那裏。只要我們不再怨天尤人,反求諸己,努力奮鬥,必能保持香港在國家的地位,和提升在世界的地位。

有 種種迹象顯示,香港人普遍已經開始揚棄那些由過客心態所造成的種種消極行為,但是這些嘗試紮根香港的新港人,是數百萬原子化了的個人,對於周邊發生的一 切,既不滿,但亦覺得無能無奈,無法掌握自己的命運,改變社會。在這範式轉移的過程中,現正茫然不知所措;尤其是一下子又要面對一場特大危機,更加覺得惶 恐不安。最近港人在明知經濟很快會大不景氣的情況之下拼命消費,真有點末世的味道。

只是不須很久,就在不出一個月的春節過後,巨大的經濟寒 流便會迎面而來,這種末世狂歡,便會被一股肅殺的氣氛所代替。這是對新港人第一個嚴峻的考驗,敲問着我們對香港的承擔。一些商界簽了沒有約束力的「約 章」,承諾不裁員,官員也帶頭高調消費,並到處呼籲僱主盡量不要裁員。但是只要看我們的十名經濟機遇委員會委員們,大概只有毋須裁員的劉遵義,和無員可裁 的胡恩威之外,其他都高調地大幅裁員,便知這裏有多少空洞和偽善了。這不是新港人會接受的熊度。

回想在上次戰後嬰孩嘗試紮根香港的上世紀七 八十年代之間,香港正碰上一次幅度較大經濟循環的低谷,當時港英政府拮据到已經出了標的屯門公路也無錢上馬,要建築公司提出墊資先建半條來暫時開工。那時 候,社會上提出要同舟共際,有些企業,員工一周輪流上班三天,一口飯兩家人吃。為什麼當時能以沫相濡,攜手共度難關,而今天的業主堅決不減租,前幾年,政 府公務員連停止加薪都十分抗拒?因為當年香港還不是幾個大財團壟斷的環境,賓主之間還有感情和傳統的人情味,大家還有同坐一條船的感覺。

愛國愛港榮辱共存

什 麼是「愛國愛港」?很簡單,愛國也者,就是感受到自己是十三億同胞的利益共同體和命運共同體;愛港也者,就是與七百萬港人同坐一條船,唇齒相依,榮辱與 共。如果社會有這一共同體的感覺,那麼官商本來一體,無所謂勾結和利益輸送。只有在今天人各為己,有你我之分,親疏有別,政府只向大財團傾斜的情況,問題 才會出現。

我想問一下:今天小東主堅持營業,業主願不願意減租,甚至短期免租?到他朝好景時,業主又會不會加租加到他非結業不可?今日僱員 願意與老闆共苦,他朝好景時老闆又會不會跟他同甘?為什麼好景時政府官員年年加薪,不景時卻不能像新加坡、韓國那樣帶頭減薪?同坐一條船,唇齒相依,榮辱 與共的話,決不會這樣的。

香港在某些方面,是一個典型的關愛社會,國家有什麼天災,香港人捐款永不後人,內地的希望學校,很大部分是香港人 捐贈的。香港人甚至恩及禽獸,對寵物的愛護,可謂無微不至。但卻偏偏對香港社會,我們的態度幾乎是完全兩極化,要嗎就完全自己解決,或者訴諸市場,不然就 完全政府承擔。一出現問題,永遠都只是一股腦兒投訴、監督。這不是一個擁有者、主人翁的立場,甚至不是一個持份者的態度。

主人翁需承擔後果

租 房子住的,因為是過客,一般不會搞裝修,設施壞了,就打電話叫屋主找人修理。如果房子是自己的,那就完全是兩碼事。入伙之前,先大搞裝修,把它弄得漂亮舒 適,一磚一瓦,都自己去細心挑選,表達自己的個性和品味。入伙之後,會盡力不斷維護它,如有損壞,要自己找信得過的師傅來把它修好。這就是主人翁的精神。

回 歸十一年了,香港人絕大部分還只是一個過客消費者的心態。紮了根的新香港人,要學習做個負責任的主人翁。做主人翁和做消費者大爺的基本分別,在於到最後, 是好是壞,主人翁需要承受一切後果,他們最後的問責者。你倒董,董下台了,香港還是你的。換了曾,他到二○一二,還是要下台的,大不了提早下台,但香港仍 然是你的。除非你倒自己、燒炭、拉倒;不然的話,你始終要面對香港這個爛攤子,受苦受害的,還不是你?

經濟上,最近中央給了十四條政策,充 其量,這只能使香港經濟壞不到那裏,死不了。如要繁榮,則只能夠靠新港人充分利用這些政策作為平台,努力殺出一條血路。經濟可以一體化,尚且如此;政治、 社會、文化、法律等等問題,中央更不好過分介入,只能靠港人自力更新。在這裏,你拉我扯,內耗一番,就能解決問題了嗎?不如作為共同利益,共同命運的一家 人,一起去把問題處理好。要紮根,要做主人翁,就只能採取這一種和衷共濟、積極進取的態度。

家裏打個稀巴爛,事後還不是自己吃苦,自己收拾殘局?今天香港這個不死不活,每下愈況的樣子,還不夠殘嗎?這樣下去,如何得了?

我愛香港。朋友,你愛香港嗎?

Leave a Comment »

No comments yet.

RSS feed for comments on this post. TrackBack URI

Leave a Reply

Please log in using one of these methods to post your comment: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

Create a free website or blog at WordPress.com.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