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BALL 筆記簿

February 10, 2009

張五常 人民幣滙率的科學觀

Filed under: 政治 經濟 — Tags: , , , — hoball @ 11:05 am

人民幣滙率的科學觀

張五常

2009年2月10日

美國新財長蓋特納不久前指責中國操控人民幣滙率,要逼使人民幣兌美元升值。不是新聞,這老話題吵了五年多了。經濟學怎樣看呢?可以很複雜。讓我分十點說,從淺入深,到最後相當深,讀者要小心細想了。

(一)人民幣兌美元貶值是中國貨減價輸出,對美國的消費者當然有利。我們從來沒有聽過顧客要求商店加價這回事,所以要求人民幣升值不可能是美國消費者的要求。格林斯平在任時曾經說,中國貨廉價在美國出售協助了美國的通脹率持久偏低。

強勢已去

(二) 美國對中國有貿易逆差也不是要求人民幣升值的理由。姑勿論逆差的本身是害還是利,經濟學者跟街上人的看法有別,美國的專家不可能不知道,因為彈性系數有決 定性,人民幣升值很可能會導致美國的貿易逆差增加。兩年前我說多半會有這樣的反效果,推中了。今天形勢有變︰中國的出口急跌,外資撤離,貿易順差正在下 降,在不久的將來中國出現貿易逆差的機會是高的。幾個月前我對朋友說人民幣的強勢已去,跟着寫了出來。如果人民幣的強勢再現(最近沒有跟進),那只能是因 為在地球金融遇難的情況下,多了外客選持人民幣作避難所。如果因為避難所的需求而促使人民幣升值,對中國工業發展的禍害是無妄之災。

保護主義

(三) 六個月前,一些不懂經濟的鼓吹人民幣升值,說會協助解除通脹云云。他們不知道當時中國的通縮之勢已成。其時也,我說中國將會出現通縮,跟着去年九月十二日 (雷曼兄弟事發之前)大聲疾呼,發表了《北京要立刻撤銷宏觀調控!》。如果當時北京依我說的,一手減息二至三厘,今天的情況會較好——不會好很多,但會較 好。人算不如天算:如果北京在該文發表那天(雷曼事發前三天)減息二厘半,今天的情況會好相當多。

(四)為了維護及增加國民的就業機會無疑 是美國要求人民幣升值的主要原因。很不幸,人民幣升值是幫不到忙的。有兩個原因。其一是美國的最低工資(連福利算)比中國的高出十五倍,人民幣升得發神經 也不容易有小助。要求人民幣升值來維護美國的最低工資是下策。其二更嚴重。美國的最低工資比印度、越南等地的高出三十倍以上。壓制中國貨,美國的進口商當 然轉到無數其他廉價勞力的發展中國家購買(這幾年已經出現了)。中國的競爭對手不是美國,而是其他發展中國家。禁止中國貨,容許其他的,於情於理說不通, 而美國進口的產品質量會下降。再推遠一點,如果美國禁止所有廉價勞力之邦的產品進口,美國的製造商也不會向玩具之類打主意。設廠的人不傻,知道靠國家保護 而投資於製造自己毫無成本優勢的產品,容易中計:政府一旦撤銷保護,血本無歸也。

(五)保護主義的一個大麻煩是容易惹來報復 (retaliation)。這是三十年代經濟大蕭條的一個致命傷,二十多年前英國的希克斯(John Hicks)向我解釋得很有說服力。今天的形勢,是保護主義想也不應該想,而就算美國大手提升中國貨的進口稅(懲罰也),我也不會支持北京還擊或報復。我 以為與其強迫人民幣升值,美國倒不如要求中國取消進口稅。這一着,信奉經濟學的不容易反對。我不是個 optimal tariff 的信仰者。

廉價勞力

(六) 一九九一年在瑞典與佛利民相聚,我對他說世界將有大變,因為會多了二十億廉價勞動人口參與國際產出競爭。那時中國開放了,印度的開放意識明顯;蘇聯瓦解, 東歐呼之欲出;其他要跑出來的落後國家無數。這轉變促成了人類歷史前所未見的一個大時代。起於神州,中國當然佔了先機。抗拒這大潮流的轉變不可能不受損, 而這些年我反對人民幣兌美元升值,可不是要與美國競爭,而是與多個發展中國家的競爭無可避免。

(七)對中國來說,人民幣兌美元升值與美元兌 人民幣貶值是兩回事。後者,美國獨自貶值不會影響人民幣兌其他發展中國家的貨幣的滙率。是的,人民幣與發展中國家貨幣的滙率均衡點是經濟學上的一個大難 題,此前沒有誰分析過。從中國的立場看,我們當然希望其他發展中國家能富裕起來,因為在窮人身上賺錢難於登天。然而,如果違反了比較優勢定理(The Law of Comparative Advantage)而讓這些競爭者先得甜頭,他們早晚會闖禍,中國本身更不好過。我會回頭再解釋。

(八) 出一試題考考讀者吧。國際廉價勞力暴升二十億,對地大物博、人材鼎盛、人均收入與財富冠於地球的美國是有利還是有害呢?我賭讀者答不出來。讓我轉用另一個 較淺的例子吧:如果土地稀缺的香港受上蒼恩賜,無端端地從海中冒出五十平方公里的平坦上佳土地,香港的經濟當然成為暴發戶了。有人反對嗎?不少吧。有土地 儲備的地產商會受損,地產商會會反對,高價購入樓房的會反對,政府多半也會反對——賣地的收益會大減也。於是,香港政府可能立法例,禁止那上蒼賜予的大好 的五十平方公里土地作建築用途。

對美國而言,國際廉價勞力的激增是類同的上蒼恩賜。可惜的是,雖然國家整體會得益,但資產或財富不多的市 民,或知識落後的,或歷來由最低工資、工會、社會福利照顧着的,會不幸地受到損害。容許廉價勞力的產品進口等於容許廉價勞力進口,而反對後者進口在美國有 多年的歷史了。國際廉價勞力的激增會促使美國的有可觀資產的人,或知識令我們羨慕的,租值大升,但政治要顧及那些遠為不幸的一群。問題是今天國際的廉價勞 力排山倒海而來,歷史從來沒有出現過,傳統的價值觀與政治觀應否大幅修改,是美國不能不面對的難題。

比較優勢

(九) 佛利民曾經對我說,比較優勢定理是經濟學上最重要的。這定理簡單精彩,經濟學行內沒有一個不認為是真理。定理說,原則上,像美國那樣財富與人材、知識皆雄 視天下的國家,遇上國際廉價勞力暴升之際,會賺取巨大的收益。然而,這定理假設的,是沒有最低工資的約束,沒有工會的左右,沒有關稅,當然也沒有什麼保護 主義了。這些假設皆明確,這裡要分析的,是比較優勢定理的一個重要但少人注意的假設:該定理是基於一個物品換物品的世界,沒有貨幣,因而沒有今天大吵大鬧 的滙率話題。

物品換物品的交易費用非常高,而貨幣的存在,主要是為了減低這些費用。問題是,當引申到國際貿易那方面去時,國與國之間的滙率 波動,又或者受到各種因素而使滙率脫離了物品換物品應有的相對價格,比較優勢定理會遇到困難。張滔曾經告訴我,多年以前他的老師 Lionel Robbins 也有類同的看法。解決這滙率偏差帶來的困難,我想到兩個方案。其一是整個世界只有一種貨幣,但政治看來不容許。其二,從中國的角度看,人民幣轉以一籃子物 品為錨,穩定了物價,從而希望其他發展中國家跟着走,使中國與這組國家之間的滙率能找到一個大家善用比較優勢定理的均衡點。

(十)反對人民幣兌美元升值,可不是反對這升值的本身,而是這升值會給中國帶來與發展中國家競爭的不利。這裡的一個頭痛問題,蠢到死,是中國還有外滙管制,廠家出口不能以人民幣結算。外幣有多種,為什麼他們絕大多數要用美元結算呢?篇幅所限,讀者去問廠家們吧。

文中小題為本報所加

Leave a Comment »

No comments yet.

RSS feed for comments on this post. TrackBack URI

Leave a Reply

Please log in using one of these methods to post your comment: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

Blog at WordPress.com.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