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BALL 筆記簿

February 13, 2009

張五常 美國救災會搞出高通脹嗎?

Filed under: 政治 經濟 — Tags: , , , — hoball @ 11:58 am

美國救災會搞出高通脹嗎?

2009年2月13日
張五常

溫家寶訪歐,言論勇猛,令人耳目一新,而他在地圖上找不到法國(一笑),足以傳為佳話矣。我認為溫先生的牢騷發得有理,但也認為他說差了兩句話。沒有說錯,只是說差了一點。

第一句是溫總被劍橋的德籍學生擲鞋時,說:「這種卑鄙的伎倆,阻擋不了中英兩國人民的友誼。」說得對,但不夠瀟灑。朋友問我會怎樣回應,我說自己是小人物,當然小氣一點,但有資格在劍橋講話,遇到擲鞋之舉,我會笑着說︰「這裡是英國嗎?我還以為自己是到了英國!」

大人物要有幽默感

當 今之世,溫總理無疑是個大人物,既為大人物,出巡之際理應為擲鞋、抗議之類的行為作了心理準備,而據說不少國家的大人物是記上了應對之辭。通常是一兩句幽 默之語,精彩的可以連消帶打,甚至有點辣味。在我這一輩出現過的大人物中,這類應對本領最高的是已故的美國前總統列根。一位認識列根的朋友曾經對我說,列 根用作應對的笑話雖然頂級,但來來去去都是那一套,反覆使用。話雖如此,我還認為在尷尬情況下的應對列根是個天才。有一次,不記得是哪裡的什麼對美國不利 的恐怖活動,記者問列根怎麼看,他想也不想就回應:I saw Rambo last night, and next time I know what to do. 一百分!

中國的文化傳統與西方不同,幽默感是差了一點的。這方面,朱鎔基是個了不起的人物。然而,與一百分的列根 相比,我只能給朱老八十分。扣了二十分是因為他有時多說了一兩句。地球一體化,中國的大人物是愈來愈舉足輕重了。不要忘記,西方人對炎黃子孫到今天還是有 着根深蒂固的歧視傳統,不可能在一代之間化為烏有。我看得出有點改進,但歧視還在。形勢是不錯的。不久前一位朋友旅遊韓國後,說那裡的中小學生的必修外語 是中文,不再是英語。

我認為溫先生說差了的第二句話,是「不受管理的市場經濟是注定行不通的。」沒有說錯,但偏差了。懂經濟的不會反對政府 的存在,而同意這存在是同意某些事、某些情,政府要管。經濟科學反對的是一些混合的市場制度:政府該管的不管,不該管的卻管了。分清楚什麼要管什麼不要管 是不容易的話題,難度高,而像中國那樣人多資源少的大國,這分離十分重要。我曾經盛讚的中國經濟制度,主要是一點:縣與縣之間的權利界定與劃分清楚,從而 在什麼要管什麼不要管的事項上比其他制度來得清晰,促成縣與縣之間的激烈競爭,解釋了中國的經濟奇蹟。還要改進,而不幸地近幾年有些地方是改差了。

通脹肆虐後患無窮

美 國目前的金融災難,起於制度上出現了問題:一種市場運作與政府管制的混合制度,管錯了,於是闖大禍。我曾經說目前美國的情況比上世紀三十年代更糟糕,主要 是昔日沒有今天那種「毒資產」。毒資產(toxic asset)這個名稱起得不錯:不是壞賬,而是可毒可不毒,要看資產的價格水平而定,好些沒有市價,其總量可以高若上蒼,或深若無底之潭,可以是天天不同 的。這樣看,三十年代的困境主要是資產之價或財富暴跌了,國民的消費大降,要怎樣才能搞起來呢?(昔日可沒有真的搞起過。)今天的困境,是財富暴跌之外, 還有毒資產需要處理,處理不善財富會再跌!

今年一月六日我發表了一篇頗受注意的文章,題為《救金融之災有三派之別》。其中有以凱恩斯為鼻祖 的宏觀派,主張政府花錢投資,刺激消費。有以佛利民為掌門的貨幣派,主張增加貨幣量與借貸,從而在制度中加些滑油,使收入與財富上升。有微觀派,是我的本 領,主張取消工會與最低工資,先讓工資與物價下降,增加就業與企業的租值,跟着帶動財富與收入的增加。

一月十三日我發表《金融困境再剖析》,寫道:

「目 前看,是如果六個月內美國的經濟復甦而跟着沒有急速通脹,以佛利民為掌門的貨幣派的功力最高——此派三個多月前出招,九個月時間足夠。六個月之後才有復甦 跡象而跟着沒有急速通脹,以凱恩斯為掌門的宏觀派功力最高。要是這兩派不靈,或有急速通脹,微觀派有機會勝出擂台。只是有機會,因為還有其他方面要考慮 的。」

讀者讀這段文字,要注意其中一個重要條件:如果跟着沒有急速通脹。我說過,政治上微觀派是行不通的。目前的美國是貨幣派與宏觀派雙管 齊下。會有起死回生之效嗎?答案是:如果不管通脹,或視若無睹,這兩派任何一派都可大發其威。問題是用得不小心急劇的通脹必至。這會帶來美國債券暴跌,利 率大升,美元跌得面目無光,而可能最頭痛的,是美國一般老百姓的養老金(social security)制度可能崩潰。

惟微觀派可解通脹危機

遙 想三十多年前,越戰使美國元氣大傷,通脹兩位數字,見養老金制可能保不住,當局緊收貨幣量,成功地壓制了通脹,但在這調整過程中,美國的三十年債券的孳息 年率上升到十九厘,前前後後有十年的經濟不景。這幾年伊拉克之戰的每天費用,物價調整後比越戰的高出近一倍,加上目前計劃救金融之災的龐大支出,國債之高 不容易算得準。

急速通脹當然不可以接受。如果可以接受,有可為。大量印製鈔票,或大量宏觀花錢,以貨幣的面值算價,財富與收入不可能不增 加,最低工資再不會是約束了。通脹本身是抽間接稅,抽得夠多國債不足道。毒資產呢?通脹夠高會變為不毒。是的,只要貨幣派或宏觀派能不管通脹,大手出招, 目前的困境可解,但會換來另一類困境。

美國的處理會帶來不可以接受的通脹嗎?很難說。這是因為他們的聯儲主席與財政部長顯然知道,處理不善 不可以接受的通脹必至。二月十一日財長蓋特納的講話,據說導致美國股市下跌了百分之四點六。讀這講話的全文,字裡行間顯示着他關心通脹,只是沒有說出來。 不能不出彈弓手吧。是艱巨工程,經濟學可以從這次美國的不幸經驗中學得很多。

愚見以為,不走微觀派建議的路,要避免高通脹非常困難!

Leave a Comment »

No comments yet.

RSS feed for comments on this post. TrackBack URI

Leave a Reply

Please log in using one of these methods to post your comment: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

Create a free website or blog at WordPress.com.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