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BALL 筆記簿

February 16, 2009

林行止 無形婚約仍在 中美合作可期

Filed under: 政治 經濟 — Tags: , , — hoball @ 10:09 am

無形婚約仍在 中美合作可期
林行止
2009年2月16日

評論當前世務,筆者甚感困惑;在經濟方面,一切似乎都回到從前。以「從前」的理論註釋紓解「現代化」的困難,總有點異常和無濟於事的感覺。去周六美國財長在七國集團財長及央行行長會議有關其救市方案的發言,反應不佳,料與新瓶舊酒有關。

禍延全球、由華爾街引發的金融海嘯,導因正是美國經濟學家費沙(Irving Fisher, 1867-1947)於一九三三年十月發表的〈從債務通縮理論看大蕭條〉(刊《計量經濟學學報》;二月十四日《經濟學人》有詳盡評介)。費沙是經濟學史上的傳奇人物,有多方面成就,由於其學甚雜、有學生無門徒,未成學派,加上他於一九二九年華爾街大崩潰前約二周斬釘截鐵預測股市不可能下挫尋且輸掉全副家當(當年的千萬美元,其財富主要從發明「卡片索引」〔Visible Card-Index File System〕的專利而來),連累萬千「信徒」虧損,「臭名遠播」,他的學術成就便被忽略。事實上,去年引爆的金融危機,正如三十年代這篇論文所說:「壞賬山積,拖累銀行,債權人賤賣抵押品結果使相關物品(如物業)價格急挫然後引發破產潮最後出現經濟蕭條!」

如何解決大蕭條的經濟問題,簡單來說,藥到病除的方法,莫如凱恩斯(一九一二年與費沙首遇於倫敦,一見如故)於一九三六年出版的《就業、利息和貨幣通論》,可是,這本艱澀難讀惟「治病處方」條理清晰的書所揭示的財政政策(一句話,以先使未來沒有的錢應急),已被證實只能治標不能治本,其後遺症便是惡性通貨膨脹!事實上,財政政策的弊端,經過七十年代後期至二十世紀末以佛利民為首的貨幣學派大肆抨擊,已是眾所周知,然而,如今奧巴馬總統延攬了多位不同學派學養一流經驗老到的精英入閣,制訂出來的振興經濟策略,仍然走不出凱恩斯學說的陰影……。

至此,筆者想起費沙於一九二八年出版的《貨幣(金錢)幻覺》(The Money Illusion*),本書鋪陳的事實及歸納的理論,於今看來,了無新意。然而,現今投資者或消費者,有多少人意識到手中的財富因為貨幣購買力拾級而下正在不斷萎縮中?費沙生活在通脹壓力持續擴大的年代(一八九六至一九二○年),以他身處的美國而言,惡性通脹終於在一九二○至一九二二年肆虐。非常明顯,備戰和第一次世界大戰爆發以至戰後「重建」,有關國家競相印刷鈔票救急,令物價直上雲霄,在一九一三至一九二○年,德國物價(commodity prices)上升萬億倍(trillion-fold)、俄國十億倍、波蘭百萬倍、奧地利二萬倍(多年前記奧國學派宗師米賽斯,寫他每夜路過維也納印鈔廠,聽機聲隆隆,斷言惡性通脹必至的「趣聞」)……,意大利、法國、英國、加拿大和美國三至十倍。《貨幣幻覺》指在一九二八年,一美元只能購得一九一三年值七角的貨物(貨物籃主要包括麵包、牛油、雞蛋、牛奶及衣物);作為一種鈔票,美元不變,但其購買力長期下滑。英鎊、法郎、意大利里拉和德國馬克以至其他紙幣莫不如此。這種觀察,近百年前「石破天驚」(費沙書中舉出不少對此現象懵然無知者的例子),現在早成普通常識。可是,有誰想到在大家所見的消費物價指數─通貨膨脹率─逐月下降的現在,物價卻不斷上升;以美國為例,多種物價在○二至○八年間錄得驚人升幅,在此七年間,日常主食價格升勢凌厲,麵包、食油、牛油百分之二百五十、麵粉百分之五百、雞蛋百分之三百五十、馬鈴薯百分之四百、香蕉、蘋果及家禽百分之三百、魚、牛肉及牛奶百分之二百……。去年年中以來,石油和農作物價格開始回落,一般人均以為民生食品皆相應跌價,哪知事實完全不是這回事!正因為「物價與指數不符」(現實與指數脫節),才有經濟學家編彙「影子政府統計」(另類物價指數;資料見九日本欄)。

「貨幣幻覺」因物價上升而出現,同理,貨幣購買力下挫亦產生「幻覺的利潤」(Illusory Profit),費沙的例子是一八九六年以年息四厘五分存入一百元,至一九二○年本息為三百元,累計利息亦即存戶的「利潤」二百元,但二○年的三百元只能購得一八九六年值約七十元的物品,此「利潤」因此稱為「幻覺的利潤」。這種情況如今當更明顯。

有趣的是,在《貨幣幻覺》中,費沙指出「通脹率愈高貨幣稀少性(scarcity of money)愈甚」,不論政府印了多少鈔票,鈔票總不夠應用;通脹肆虐,任何物品需要更多貨幣才能購得。在這種情形下,市場對紙幣需求急增,若果印鈔廠「工作不力」,紙幣遂成為稀有商品。不過,這種現象現在已不再存在,大增紙幣面額(如現在的津巴布韋),問題便迎刃而解。

奧巴馬總統周二將簽署的振興經濟方案,雖然已降至七千八百七十億(美元.下同),但至九月三十日截止的財政年度,美國政府要借入的資金仍高達二萬五千億(三倍於○八年度的八千九百二十億),「貨幣幻覺」趨於嚴重,不在話下。在這種情形下,假設外國央行果如傳言般不再購進或減少購進美國政府票據,十六家政府債券交易商(其中多家已「危在旦夕」)能合力吞下這個「苦杯」嗎?作為債務國,「外資流入減少」對美國財政是致命威脅,而這是美國過分依靠外國政府尤其是價值觀完全相反的中國政府融資其財赤的必然後果。當然,中國本身亦要承擔很大風險,此為其外滙盈餘主要來自向歐美的輸出,由於歐美消費者購物的信貸大幅萎縮,等於華爾街金融海嘯對中國等對美輸出國家有直接負面影響。應付九七年亞洲金融危機,中國技巧地「急轉彎」,避免了「資本賬」出狀況,但因此使「經常賬」易受外來衝擊,這意味其經濟增長對出口收益依賴加深,現在的問題是,大部分中國貨進口國的經濟都有重大危機,華爾街的問題因此亦是中國的問題!換句話說,中、美這對錢銀冤家仍未能離婚(見十二月九日本欄)。

*筆者對版本從無興趣,手上卻有二本費沙的原版書─一九三○年的《利率理論》(張五常教授所贈)及一九二八年的《貨幣幻覺》(購於劍橋舊書店)。

Leave a Comment »

No comments yet.

RSS feed for comments on this post. TrackBack URI

Leave a Reply

Please log in using one of these methods to post your comment: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

Create a free website or blog at WordPress.com.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