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BALL 筆記簿

June 30, 2009

林行止 – 稀有但不受歡迎 獨裁者又少一人

Filed under: Uncategorized — Tags: — hoball @ 12:54 pm

稀有但不受歡迎 獨裁者又少一人

林行止

2009年6月24日

筆 者的「壞習慣」是《經濟學人》到手時第一時間閱讀的不是世界大事分析而是「訃聞」,這篇只佔一頁(並附相片)的短文由作者群供稿再由二名編輯改寫潤飾,可 讀性極高(去年底還出了一本《訃聞結集》〔Book of Obituaries〕),醉心英文寫作的人,相信可從中學到不少技法;不過,學好英文猶其餘事,重要的是明白如何蓋棺論死者的功過─既非諛墓亦不打死老 虎─才稱公允;這類文章真不易寫。偉人不可能沒有缺點、凡夫俗子亦有值得一記的優點;堅守這二項「宗旨」,令《經人》的「訃聞」有益有建設性。

去 周的「訃聞」記加蓬的獨裁者邦高,這位統治加蓬四十二年的獨夫六月八日以七十四歲(生於一九三五年)的高齡(該國男性平均壽命不足五十二歲)病逝;這篇 「訃聞」把這位真正貫徹「朕即國家」視國庫為私人戶口的獨裁者的荒唐(淫)行徑,寫得活龍活現,讀起來沒有半點哀思而是有點看鬧劇的滑稽感覺。一句話,軍 人出身(空軍中尉、以機長〔Captain〕職級退役)的邦高緊緊控制軍權,其領導的加蓬民主黨高高在上、一黨專政(九十年代曾出現反對黨,很快被他成功 統戰而成為「忠誠反對派」);邦高是狂熱的親法分子,一切以法國馬首是瞻,說正確但蹩腳的法文,衣着飲食莫不法式是尚,以人均計加蓬是全球消耗法國香檳最 多的國家。把國家的天然資源石油(證實藏量三十二億桶)、木材和錳礦的開發權賣給前宗主國,法國於是成為最大既得利益國,派兵駐紮首都,「電召即至」,為 邦高敉平數次叛亂進而保住財源。

筆者對邦高的興趣,非自今期《經人》始,早在一九九一年,便為七月號的《信報月刊》寫了一篇〈深挖內幕加鹽 加醋的雜誌〉,其中一節「指揮受賄 奏錯國歌」,主角正是加蓬這位世界最資深的民選獨裁總統邦高;這篇拙文收在台北遠景社的《閒讀閒筆》,九六年出版至今雖曾「三刷」,但相信香港讀者尤其是 年輕一代未之見,由於內容並未過時,可與這篇「訃聞」併讀的原文如下─

這一期的《間諜》(SPY;按因和紐約聞人特朗普打官司而於二十世紀 末停刊)還有一篇精彩絕倫的文章。這篇長文由退休美國新聞處高官 Fred Shaver 執筆,描述他在中非小國加蓬(Gabon)共和國美國使館當文化參贊所見「趣事」,令到我這個對加蓬毫無認識的人,亦讀得津津有味。在 Shaver 筆下,加蓬總統邦高(El Hadj Omar Bongo)好色無能,加蓬則可說是個烏龍之國,而在獨立三十年後,法國仍在此前殖民地駐三萬大軍(加蓬人口約八十萬),實際仍控制這個國家。

Shaver 的故事始於他為新任大使安排向總統呈上任國書,樂隊指揮來向他要美國國歌樂譜,這不算奇,令作者憂慮不已的是這位指揮剛從監獄釋放,他被囚的原因是一連奏 錯二次國歌,一次以葡萄牙國歌歡迎英國大使,一次則以北韓國歌迎接到訪的南韓總統,後一次內有蹺蹊,邦高總統大怒,追究責任,將他繫獄;他為加蓬唯一軍樂 指揮,到了要歡迎美國大使,不得不將他釋放。惟他出獄後已成小富,因為據說北韓特務給了他一筆錢才有這種貽笑國際效果。

在呈國書儀式上,當 大使將 Shaver 介紹給邦高總統時,他突有所悟地說:「啊!文化參贊,你會派人來教我的官員說英語嗎?」在這種場合,Shaver 只有滿口應承,以後的發展牽涉到美國外交界的傾軋,不必細表;經過九個月的公文往還,美國國務院終於送出一套「語言實驗儀器」給加蓬,但邦高指明要一位女 性導師,Shaver 幾經辛苦,說服時在加蓬服務的「和平工作團」(Peace Corp.)的隊員出任新職,哪知邦高的目的在和「白種女性做愛」,結果當然搞出漫天風雨;不過,這位導師現在仍在總統府教英文!

加蓬於一 九五七年發現石油,成為黑色非洲最富裕的國家,其錳礦(Manganese)佔世界已知蘊藏量三成,同時有豐富的鈾和鐵礦;七十年代後期,全國普查顯示其 人口約六十萬,以此人口計算,其人均毛產值太高,不符合「窮國」標準,不能接受國際機構的經援,因此邦高總統在八十年代把人口提升到一百二十萬,「沖淡」 了人均毛產值!

只有四呎十吋高的邦高總統,着四吋高高跟鞋,這令他在檢閱儀仗隊時十分「異相」;邦高嗜杯中物,經常在官式場合醉得東歪西倒。

這類對美國外交關係不利的文章,只有《間諜》樂於刊登。正是這類對國家、大企業、大明星、大作家……作不留餘地的揭露,才使《間諜》趣味盎然,令人手不釋卷(unputdownable)……。

十 多二十年來,邦高在法國的「小心保護」下緊握大權,一連多屆在大選中勝出,九十年代「收編」了反對黨後,其得票率更屆屆上升、直追被美國推翻前的伊拉克總 統侯賽因(得票率百分之九十九以上)。邦高與加蓬真的有不可分割的關係,國防部外交部財政部等要職,皆由他委派家族成員出掌;當西方傳媒指責他貪污及內舉 不避親任用親友時,他宣稱加蓬文根本沒有貪污和裙帶關係這些字……。邦高的好色令他要美國供應女教習,當時他仍年輕,「不難理解」,但○四年加蓬首都舉行 「人道小姐」(Miss Humanity)選美,已近七十的他竟看中秘魯小姐並把她誘入總統府寢宮……,此事在國際間引起軒然大波,但加蓬人民認為他們「親愛的領袖」有「嚐新」 的權利,遂不了了之。

筆者對獨裁者治國之道並無研究,對他們的「趣聞逸事」則頗有興趣,看對其荒誕不經行狀的記述,最是賞心樂事(烏干達前 狂人阿敏又是一例)。其實在民智未開的落後國家當獨夫,尤其是在一人一票下仍能做不倒翁式獨夫,都有過人之處,他們視國家財富為家產,當人民為家僕,享盡 人間榮華富貴,真是太寫意過癮,遠勝天天為處理、擺平這樣那樣的困難及提防政敵的暗箭而煩惱的大國獨裁者多矣!

邦高魂歸法蘭西,他的繼任人是否獨裁者,筆者不知道,知道的是在民主思潮席捲全球(中國除外)及民智因資訊發達而大開之下,當獨夫的難度日高……。世上的獨夫又少一人,他們真是愈來愈有孤家寡人的寂寞了。

Leave a Comment »

No comments yet.

RSS feed for comments on this post. TrackBack URI

Leave a Reply

Please log in using one of these methods to post your comment: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

Create a free website or blog at WordPress.com.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