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BALL 筆記簿

October 7, 2009

練乙錚 – 這場筆戰有看頭!

Filed under: 政治 經濟 — Tags: , , — hoball @ 11:07 pm
2009年10月7日

這場筆戰有看頭!

世 界金融危機稍歇,各國經濟顯示不同程度轉機,兩年來因市場提供大量有趣現象和數據而樂不可支、忙得不可開交的經濟研究者,最近也趁機回一下氣休息一下腦 袋,到報上打筆戰去。上月,「鹹水派」凱恩斯主義大將克魯明(Paul Krugman)在《紐時》寫了長文力數一直在學界處主流地位的「淡水派」市場自由主義經濟學家的不是,標題十分醒目:〈怎麼經濟學家錯得那麼厲害?〉。 克魯明不客氣,不僅認為自亞當斯密寫《原富論》(1776)至凱恩斯寫《通論》(1936)之間一百六十年裏的自由市場理論家都錯了,便是凱恩斯鉅著問世 之後七十多年來,除了他的一些真傳弟子,其他經濟學家的研究亦一無可取,自由派不用說,便是所謂的「新凱恩斯學派」修正主義者們,也不是什麼好傢伙;要想 經濟學產生一點社會價值的話,克魯明認為必須回歸經典凱恩斯。如此炮火四射,不引來各方回擊才怪;不過,新凱恩斯學派大將都到了奧巴馬朝庭裏當官(羅馬、 森默斯、貝南奇都屬此派), 既不方便亦無時間打理論筆戰,故反駁文章,還是自由市場派執筆的多,芝大柯克倫(John Cochrane)的〈怎麼克魯明錯得那麼厲害?〉,以及華盛頓大學李文(David K. Levine)的〈給克魯明一封公開信〉,便都如此。兩派大戰,十分有看頭,箇中各點爭議,筆者打算找機會分幾天逐點介紹,今天先開一個頭。

凱 恩斯認為,市場非完美,因此經濟有時出現不平衡,生產會過剩,需求會不足,失業率會飆升,政府可通過赤字財政政策,帶頭消費、投資,提高社會總需求;於 是,失業工人便有工做,有了收入便可消費,過剩產能因此消失,總體經濟復歸平衡。不僅如此,政府開支還很有效,一元錢公帑額外花費,可產生超過一元的額外 GDP(有些凱恩斯主義者估算,一元赤字可產生一元七角的GDP增長)。此外,凱恩斯還認為,投資者往往非理性,羊群心態可造成資產市場泡沫,引致實體經 濟衰退;為防止這種事發生,政府有重要角色。這些凱恩斯《通論》中的精華,後來化成十分簡單的圖表分析或數學模型,成為西方戰後至七十年代經濟學課程中的 標準教材;現今四、五十歲以上的人,當年如果學過總體經濟,九成九學的都是這個理論。

大凡學術理論,這裏那裏總有些問題,凱恩斯也不例外; 「新的古典主義者」(即當今自由市場派或克魯明筆下的「淡水派」)便指出其「罩門」:凱恩斯理論沒有考慮經濟人的頭腦能夠產生「預期」。如果經濟人看見政 府搞赤字預算,合理地預期羊毛出自羊身上,往後政府填補大額赤字要靠大幅加稅,於是自己今天便會減少開支,社會總需求因此很難增加,縱有政府代人民消費和 投資,也沒有多大用處。此點反駁,背後就是有名的「李嘉圖等效原理」(見去年十一月二十、二十一日拙文)。這便是當今「鹹水派」、「淡水派」爭論的核心。

凱 恩斯模型沒有「預期」概念,因為他的模型是「靜態」的,即在描述經濟政策前因後果之時,把時間因素忽略,就像用照相機照一幀硬照一樣,把正在發生的事物壓 縮在平面一剎那。但是,「預期」是只有在時間中才能存在的;昨天看見政府行為,今天想想政府會有何後着、自己應該如何反應,明天在個人行為上落實,後天總 體效果浮現,這一切都需要時間,故能夠描述「預期」的經濟模型,必須是「動態」模型。有此見地,凱恩斯學派的難處便出現了。當初,一些凱恩斯主義者把上述 凱恩斯的所有觀點放進動態模型裏,還好,所得結論和靜態模型沒有兩樣;但是,若在動態凱恩斯模型中加進懂得「預期」的經濟人,則這些凱恩斯模型竟無一例外 得出類似「新的古典主義」自由市場學派的結論;而且,「預期」愈是事前合理(不一定是「純理性」),結果愈與後者脗合!朝這個方向做研究的學者,稱為「新 凱恩斯主義者」,近年,他們的重要結論之一,便是當衰退出現的時候,赤字財政大都於事無補,貨幣政策卻有實效;奧巴馬的經濟顧問委員會主席羅馬,便持此觀 點(見去年十二月十五日拙文)。對待此等凱恩斯的修正主義叛徒,克魯明焉得不罵?

猶有甚者,如果在動態經濟模型中加進隨機因素 (stochastics),則不難得出諸如羊群心態、資產泡沫等現象,根本不必求助於假設經濟人非理性!舉個簡單譬喻:密室人多,忽有狂人大喊火警(隨 機因素),人們預期或可逃生(動態思維),都朝僅有的一道小門衝(羊群心態),通道擠爆幾乎不能行走(出現泡沫)。你能說這些人「非理性」嗎?是以理性行 為也可引致泡沫。這樣一來,「鹹水派」經典凱恩斯主義者如克魯明等說的「非理性投資者導致市場泡沫,須由政府官員管理之」,便大可商榷。

註:Macroeconomics, D. N. Dwivedi, 2nd Edition, p.13;動態隨機模型可產生「危機」,在工程科學中常見,如流體力學家以這種模型推論海洋中存在忽然無故出現的巨型怪浪(rogue waves),便是有名例子。

﹝按:高錕教授榮獲諾獎,筆者十分高興,不日會寫文章介紹。﹞

December 17, 2008

林行止 治標不治本 宜短不利長

Filed under: 政治 經濟 — Tags: , , — hoball @ 12:10 pm

治標不治本 宜短不利長

林行止
2008年12月17日

凱恩斯的《通論》,艱澀難讀,向為學者、讀者詬病(佐治.梅遜大學的高雲教授最近更說其隱晦有如喬伊斯(〔J. Joyce〕的小說);不過,凱恩斯要傳達的訊息「簡單和明顯」。其一是未來不可知;其一是經濟蕭條可能漫長至「政治上無法忍受」。

「不 可知」是金融市場不穩定的根源,這種特性,引發投資者「羊群行為」(herd behaviour)和非理性衝動(Animal Spirit)的投資決策,令多種報價證券和商品價格波動不居—升跌都遠遠超越其「內在價值」;為解決這個大問題,凱恩斯早於一九二一年寫成《或然率 論》(A Treatise on Probability),試圖通過數學推理使「不可知」變為「可知」,以提高投資者的「測市能力」,但效果不太理想;不過,在八十年代至上世紀末主導投 資市場的「有效市場假說」(EMH;此說已為昨文提及的羅聞全教授推翻),便是建基於「不可知、不穩定是可以計算的危機」的假設,和凱恩斯的《或然率論》 一脈相承。此假說創造了一門新行業,有學者因此獲諾獎,可惜它亦令金融衍生工具泛濫成災……。 (more…)

December 15, 2008

林行止 美執世經濟牛耳 凱恩斯與有功焉

Filed under: 政治 經濟 — Tags: , , — hoball @ 11:03 am

美執世經濟牛耳 凱恩斯與有功焉

林行止

2008年12月12日

強 調凱恩斯財政政策的短期效果是「經驗之談」,事實上是,別說凱恩斯對「短期」的詮釋足以服人(見昨天本欄),在民選政制下,政客必須「輪流做莊」,或四年 一任或五年一屆,大部分連任一次便得落台,而八年或十年,在投機市場是「漫長歷史」,於經濟發展則屬長期循環中眨眼的事,對於只求任內「天下太平、繁榮昌 盛」的政客,凱恩斯根本不考慮長期效果的刺激經濟增長模式,因此特別受歡迎。這說明了何以凱恩斯學說在六十年代末期至九十年代中期備受貨幣學派攻擊、羞 辱,但政府─包括貨幣學派發揚地美國─仍不時以之作為經濟續命湯的原因。

六十年代末期,美國在越南戰場泥足深陷,苦戰無功,消耗了以百億計 的資金(美國國防工業因此大發戰爭財),令經濟內傷,雖然由於政府不斷注資,經濟未陷衰退,但通貨膨脹從戰後二十餘年平均年增幅約百分之一急升至百分之五 強,債券「大出血」,稀有金屬尤其是黃金破三十五元的「官價」……。這種情況,有利以芝加哥大學經濟學教授佛利民為首的貨幣學派 (Monetarists)乘勢崛興,正面挑戰凱恩斯學派的需求面干預哲學,短短數年間,因財政政策終於帶來通脹和高失業的苦果,凱恩斯學說備受世人質 疑,這種形勢,加上佛利民天才橫溢、滔滔雄辯,凱恩斯學派真的無地自容,許多受佛利民直接間接影響的青年學者,對凱恩斯學派更持鄙視態度,連半點尊重都沒 有。筆者是經濟學的門外漢,只知作為評論者,心中不宜有偶像(政治的、社會的、宗教的及學術的),因此並不妄把凱恩斯學說抹煞,且深信經濟政策貴在適時, 在不同經濟環境下,應採取不同針對性的對策,這些不同政策之所本,便是不同的經濟學理論。對於凱恩斯學說,即使在給貨幣學派評得不值半文,筆者亦認為它必 有「回朝」的一日,因為站在統治者的立場,它實在「太好用」了。 (more…)

December 11, 2008

林行止 解決短期困難 凱恩斯有靈丹

Filed under: 政治 經濟 — Tags: , , — hoball @ 4:38 pm

解決短期困難 凱恩斯有靈丹

林行止

2008年12月11日

每 當經濟由於需求萎縮信貸不足而陷入困境時,政府搞活經濟的唯一有效辦法是擴大公共投資,向市場投入巨額資金,其產生的乘數作用,足以創造就業、刺激消費, 進而達致增加私營部門投資的目的……;現今的情況正是如此。受金融海嘯的衝擊,華爾街和商業大街「刀光血影」、裁員無數,瀰漫著一片愁雲慘霧,政府因此只 有擔當「最後大花筒」(Spender of last resort)的角色,通過不同名目向經濟體系注資,從美國到俄羅斯、從中國到香港(據練乙錚昨天的分析,港府應付經濟可能急速惡化的六項措施中,有「凱 恩斯味道」的「大概只是增加四千個臨時職位……」),所有政府都在這樣做!不過,在當前的特殊環境下,這套「古老」的方法是否有效,尚待觀察。「末日教 授」魯賓尼昨天便以〈落重藥的貨幣和財政政策能使○九年免受滯脹之苦嗎?〉為題,在RGE網站提出他的質疑。 (more…)

Blog at WordPres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