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BALL 筆記簿

July 24, 2009

林行止 – 自閉經濟不容忽視 一 二

Filed under: 政治 經濟 — Tags: , — hoball @ 11:35 am

2009年7月23日

改變生活形態搞亂經濟統計
「宅經濟」潛力大

林行止

(more…)

Advertisements

July 17, 2009

林行止 – 小病不求醫自苦 臥床自遣記閒書

Filed under: Uncategorized — Tags: — hoball @ 11:56 pm
2009年7月17日

小病不求醫自苦 臥床自遣記閒書

June 30, 2009

林行止 – 稀有但不受歡迎 獨裁者又少一人

Filed under: Uncategorized — Tags: — hoball @ 12:54 pm

稀有但不受歡迎 獨裁者又少一人

林行止

2009年6月24日 (more…)

June 1, 2009

林行止 – 物價利率齊升 通脹還會遠嗎?

Filed under: 投機投資, 政治 經濟 — Tags: , , — hoball @ 11:27 am

物價利率齊升 通脹還會遠嗎?

林行止

2009年6月1日

去 周與投機有關的經濟新聞特別多(且刺激),舉其犖犖大者,便有世界第三大咖啡豆產國哥倫比亞的咖啡豆因連月豪雨而歉收,去年出口量為一千一百一十萬包(每 包六十公斤),今年恐不及一千萬包,雖然最大咖啡豆產國巴西和越南的產量(及出口量)無大變動,但哥倫比亞失收已令供求失衡,咖啡豆今年價格上升百分之二 十一……;星巴克是金融海嘯的受害者之一,在需求萎縮之下無法加價,來料漲價的成本相信會反映在盈利下跌上。 (more…)

May 15, 2009

林行止 – 畫裏真真說經濟張五常應上熒幕

Filed under: Uncategorized — Tags: — hoball @ 4:43 pm

畫裏真真說經濟張五常應上熒幕

林行止

2009年5月15日

一、

去 年十二月九日,筆者在本欄提及富格遜的新書(Niall Ferguson:《The Ascent of Money – A Financial History of the World》,企鵝○八年),直譯為《世界金融史─金錢的崛興》,及後一想,覺得譯名雖然可「信」,然而平鋪直敍,「信」「達」合格卻失之「雅」,和內子 談起,她衝口而出:《錢世》,揣摩本書內容,說的正是錢的「身世」,它細膩地介紹了金錢在文明世界崛興的過程,即其在世界經濟、政治發展中的作用,此譯符 「信雅達」要求且易記易上口;可是,《錢勢》又如何?《金錢進化論》亦不錯,這些俱足以展示金錢與時並進(其實是帶領世界進步)的勢頭,因此均稱恰可。至 此,筆者躊躇莫決,對當年嚴復為一譯名而「旬月躊躇」的心情,完全了解。

遲遲未評介這本書,一來是「事忙」,二來則在等待欣賞其DVD後才 作「定論」。這本書是作者應BBC之請而寫的電視紀錄片「劇本」(DVD二片共六集),成書當然作過大量加工及潤飾,惟其淺白通俗的特色不變;不過,由於 每一集都有主題,遂令本書讀起來如雜誌文章的結集,並無一氣呵成的氣勢。有一小事似可一提,筆者購DVD時「㩒錯掣」,結果又買了一本英國版的書─和美國 版不同的是英國版有多幅精美彩圖。

二、

富格遜今年四十五歲(一九六四年於蘇格蘭格拉斯哥出生),畢業於英國劍橋現在大西洋彼 岸另一劍橋的哈佛任教,被譽為「當代最有成就」、「英國最著名歷史學家」的學者;他不僅對近代史見人所未見(如認為第一次世界大戰因英國─並非已有定論的 德國─把發生於巴爾幹半島的悲劇「提升」至國際衝突;此說在史學界並無共識),且其文風明快文筆流暢可讀,因此大受讀者和傳媒歡迎。不過,筆者以為本為電 視片集而寫的書,把金錢進化過程寫得條理清晰,加上他的「賣相」不錯,DVD應更可觀,然而不然,他說起話來面部表情太太太太多,幾乎每句話都要又揚又攢 那兩道濃黑的長眉,配合大動作的手勢還有聳肩縮肩,「氣勢逼人」,極盡吸引觀眾注意之能事,筆者卻有點「頂唔順」、吃不消,遂有看DVD不如讀其書之感。

能 文善道的學者較易成名,有實學者因此成為象牙塔內外人所尊崇的名人,這類學者,經濟學界亦有不少。一九七七年四月(剛好三十二年前!)筆者在《信報月刊》 發表短文〈拍成電視紀錄片集的經濟史〉,介紹 J. K. 葛爾布萊斯應BBC之邀把其新作《變幻的時代》(The Age of Uncertainty)拍成一套十三輯的紀錄片。葛爾布萊斯身高六呎七吋,風度翩翩,以高超的寫作技巧聞名(《經濟學人》則評之為「太花巧」),加上腔 調柔和、口才便給,是少有的能寫善言的大家;筆者的讀後及觀後感是他對古典經濟學家如阿當.史密斯、馬爾塞斯、李嘉圖、熊彼德和凱恩斯等人的理論,如數家 珍,輕鬆寫出、娓娓道來,令人增益不淺,亦明白經濟學對人類經濟發展產生深遠影響……。筆者當時寫道:「正如凱恩斯所說:『那些自以為完全不受知識分子影 響的人,通常是一些已故經濟學家的奴隸……』。」這句話筆者後來多次引用,如今中國刺激經濟增長的「方略」,雖說具中國特色,一樣無法擺脫凱恩斯的陰影。

三 年後的一九八○年,佛利民根據他於一九六二年出版的論文結集《資本主義與自由》,與夫人露絲合作,改寫為十章本的《自由選擇》,並於同年應美國公共電視之 請,拍成一套十輯的電視片集,令其「天下沒有免費午餐」學說深入民間。佛利民滔滔雄辯、機鋒畢露,令這套紀錄片集暢銷二十年而不衰,受其影響者不知凡幾。 金融海嘯令佛利民鼓吹賦予企業家無限自由的哲學,成為導致金融災難的「幕後黑手」,他的學說「退隱」自不可免,但若干年後勢必「復出」……。有趣的是, 八、九十年代保守學派當道時,自由學派的葛爾布萊斯在政壇和學術界的影響力日漸消褪,但去年年中以來,又見不少詮釋、鼓吹其學說以及為他「平反」的文章, 那與佛利民及其信徒的處境剛相反。經濟學亦墜入風水輪流轉的循環?

此後二十年,似乎未見類似的紀錄片面世,直至二○○二年,在耶魯和劍橋受 教育的經濟研究者丹尼爾.耶津(D. Yergin, 1947-),應美國公共電視之邀,把其於一九九八年(與友人合作)的著作《制高點─政府與市場之爭重塑現代世界》(The Commanding Heights: The Battle Between Government and the Marketplace That Is Remaking the Modern World)製成三輯紀錄片(片名簡化了;本港明珠台及台灣公共頻道均曾播出),聲容並茂地縷述了自由市場在二十世紀崛興以至貿易環球化的經過,是了解自 由經濟如何「打敗」計劃經濟成為世界經濟主流體系的最佳紀錄片;耶津通過和若干領袖人物(依出現次序)如切尼(布殊的副總統)、克林頓、Newt Gingrich(克林頓時期曾任國會少數派〔共和黨〕領袖,是主張銀行可自由經營不應受任何規管的健者)、魯賓(克林頓的財長)以及葛爾布萊斯、佛利民 與 J. Sachs 等的對談,為這部紀錄片平添生趣。

精簡的解說配合「活動的插圖」,這類紀錄片,筆者認為是弘揚經濟學的最佳媒介,亦 是了解經濟學與文明社會關係的捷徑(看這類紀錄片雖然亦得聚精滙神,總比讀書輕鬆);《信報》現在正朝多元化發展,也許應該考慮說服張五常教授「現身說經 濟」,在《經濟解釋》基礎上,加上街邊玉器交易的機靈和年宵市場賣橘的熱鬧,拍成紀錄片,以張教授一頭愛因斯坦髮型(格力威和最近來港的祈幸〔E. Kissin〕亦如是)、多才多藝及前無古人後無來者的氣勢,內容不愁不豐富,大收旺場,可以預卜!

富格遜以歷史學家(現為哈佛歷史及商業 行政學講座教授)替金融發展史作傳,雖然提及的史實和資料不少已是眾所周知,惟他大都找到一點前人未及的趣聞逸事,且均能從新角度切入,並無老生常談之 感,而他的詮釋時有新銳之見,少有陳腔濫調之詞。筆者將分數天細說之……。和上面提及諸書不同,富格遜這本書是為紀錄片而寫,因此可讀性甚高,讀者不必因 其厚達四百餘頁而生畏,更不可因為看了紀錄片而棄讀。 細說《錢世》.之一

March 24, 2009

林行止 – 衰退未見蹤影 通脹徘徊未去

Filed under: 政治 經濟 — Tags: — hoball @ 7:26 pm

衰退未見蹤影 通脹徘徊未去
林行止 2009年3月24日

一、

金融海嘯來襲,世界經濟將陷三十年代式大蕭條(Great Depression),是大多數人的共識;由於清楚聽過有「直升機貝」綽號的貝南奇二○○二年在聯儲局理事任內的話:「在紙幣制度之下,欲有所為(determined)的政府,可以通過擴大開支保持通貨膨脹」,那即是說,政府大增貨幣供應刺激經濟,通縮肯定不會出現;這是筆者在此問題上持「相反意見」的底因。貝南奇也許因為這番見解而受知於不願見經濟陷入衰退的「最高當局」,在劇烈競爭的「就業市場」脫穎而出,做了聯儲局主席。當上主席,「目的已達」,貝南奇可以不採取此種後遺症非常大的相應行動,但事實顯示他「言出必行」,因為其志在帶引美國避開蕭條。聯儲局去週三購回三千億(美元.下同)債券,只是貫徹寬鬆銀根貨幣政策的起步。這種所謂「量化寬鬆」(Quantitative Easing)的做法,是面臨經濟明顯放緩、低得無可再低的息率無助經濟恢復增長及通脹低於聯儲局(央行)的預期時,當局必然使用的貨幣工具。

有趣的是,在大多數人擔心大蕭條快來的情形下,美國的消費物價指數隻比去年同期差─去年二月升百分之四、今年二月增幅只有百分之零點二;兩者有天壤之別,彰彰明甚,但尚未見負增長,亦是不能否認的事實。這種情況,何來衰退遑論蕭條?

當前百業不景趨勢若持續,加上國際保險集團(AIG)有待處理的不良資產高達一萬四千多億(比已處理的一萬一千多億還多),金融業繼海嘯之後來一場大地震的可能不容抹煞,這種背景,令人看淡經齊前景,自不可免;不過,大家亦不可輕視「印美鈔」的作用。津巴布韋的惡性通脹便因大印紙幣而起,看來美國已走上這條路,那意味經濟面對的打擊將是通脹而非通縮。

從英文字義看,把通常用來形容沮喪和憂鬱的 depression 譯為比衰退更嚴重令人憂懼的蕭條,的確「有待商榷」。當年胡佛總統(任期一九二九─一九三三年)上任不足半年,華爾街便大崩潰,情況最差時幾乎四成強銀行倒閉(一共二萬五千多家,破產的一萬一千餘家)、工業產量三二年比二九年跌百分之五十四而失業率最高達百分之三十。面對這種景況,人心惶惶不可終日。為了安定人心,據美國歷史學會的《歷史新聞網站(hnn.us)》引述史學家孟徹斯特《一九三二─一九七二年美國史述往》的說法,胡佛鑑於 Panic(恐慌)和 Crisis(危機)太聳人聽聞,決定採用不致令聽者「驚恐」的 depression。不過,hnn 的考證顯示倡議「美洲屬於美洲人」(反對歐洲政府在美洲殖民)被後人稱為「門羅主義」的門羅總統,於一八一九年便以之形容當年的金融危機;而第一本以《大蕭條》為書名的著作則出於英國經濟學家(長期擔任倫敦經濟學院院長)利安尼.羅賓斯之手。三十年代經濟慘象賦予 Depression 特別是 Great Depression 的新意義,這是胡佛總統意料不及的。

二、

本報三月十八日消息:〈貝南奇粉墨登場廣獲讚賞〉,說聯儲局主席「罕有地在《六十分鍾時事雜誌》上亮相」,為在未理順及制訂嚴格規管銀行營運手法之前便向銀行注資辯護:「假如一個人在床上抽菸引致火災……,那麼一定要先滅火,然後才修訂防火條例及懲罰引起火災的人。」這段解釋「贏得美國上下的擊節讚賞」。

這段精採生動的比喻,原來抄自三月十四日《經濟學人》論倫敦二十國峰會的社論:「當屋子著火時,你必須全力救火,如何防火稍後計議!」

不過,別論誰是「原創者」,這種比喻大具說服力,這即是說,先把經濟從死亡深淵邊緣拖出,然後再研究如何「炮製」把世界經濟搞得一團糟的銀行業!正因為如此,歐盟諸國特別德國和法國,才會放棄較早前堅持不肯再注資(救經濟及增加IMF貸款財力)的立場,改而採取比較「與人為善」的態度,令下週四倫敦的二十國峰會達成協議的可能性大增。

從澳洲總理陸克文昨天透露的口風看,只要賦予更大的發言權,中國是會答應注資IMF的,中國有承擔國際義務的用心,意味將更廣泛和深入地參與國際事務,當然是好事,不過,北京政府要打醒十二分精神,以美國為主的西方國家用的是「不勞而獲」的資金(見昨天本報〈印鈔遏債息 美國孤注一擲〉),而中國的則是辛苦掙來!

三、

本文見報時,料美國財長蓋特納已公佈其把美國銀行的毒(壞)資產「私有化」計劃。從近日美國傳媒的報導,筆者相信這項計劃基本上是把銀行持有萬億以上的「衍生壞工具」轉嫁給納稅人(包括「融資」(用的正是納稅人的錢)對沖基金購入)。詳論有待閱讀全文之後。

在這次拯救華爾街行動中,大家最常聽聞的數字是「萬億」(trillion)。政府打算以萬億間接地購下銀行「壞資產」、○九年財赤一萬七千五百億、二○一 ○年則為一萬一千七百億……。萬億究竟是多少,看一看這些簡單數字便驚覺其「非常龐大」─以○六年數據,美國政府的利得稅收三千五百四十億、社會保險及退休金收入八千三百八十億;而迄今年二月底流通美鈔約九千億……。相對政府收入及貨幣供應,萬億不可小覷;當萬億成為常見字眼時,惡性通脹已在眼前!

March 11, 2009

林行止 股市回升在望? 地產高峰已過!

Filed under: 政治 經濟 — Tags: — hoball @ 2:32 pm

股市回升在望? 地產高峰已過!
林行止 2009年3月11日

一、

「傳統智慧」認為在經濟困頓時,最佳的消閒讀物莫如旅遊小冊子,它們絕對報喜不報憂,讀之心曠神怡,煩惱隨之消散,不失為苦中免費作樂的妙法;同理,香港股民虧損慘重,那些以為持有滙豐便可無憂退休的股民尤為痛心疾首,一切「打氣」式的空言都無濟於事,在這種情形下,想一想那些於馬多夫和史丹福醜聞中輸掉全副家當以至「聖」如畢非德亦一再看錯市蝕掉一半身家,心裏也許好過一點。這種「聯想」當然沒有實質得益,卻可收「精神勝利」之效,總教整天長嗟短歎「健康」。事實上,美國股民(說精確點,是投資美股的人),不論「賢與不肖」,在金融海嘯下都虧損纍纍,成分股包括幾乎所有在美國三大交易所上市公司的威爾郡五千指數(一九七四年創設,○四年四月道瓊斯公司負責編彙計算,遂稱「道瓊斯威爾郡指數」〔Dow Jones Wilshire5000 Index〕)目前企於七千點水平(周一收六八五八點四三),為十三年新低,股票市值蒸發掉十一多萬億(美元.下同)─美國的GDP為十二萬億,持有美股者損失之重,不難想像。從另一角度看,奧巴馬此次以高票當選,意味大多數美國選民對他會振興經濟進而把股市搞上去,寄予厚望,可是,奧巴馬上任不過二個月,美股已跌掉一萬六千餘億,奧巴馬「粉絲」傷心欲絕,論者遂把跌市稱之為「奧巴馬熊市」(如果振興經濟計劃無效經濟負增長加劇,便稱「奧巴馬蕭條」)─ 跌市由來已久,與新政府何干,奧巴馬真是黑狗當災!
(more…)

March 10, 2009

林行止 利用全保保本 前景紛亂勿動

Filed under: 政治 經濟 — Tags: — hoball @ 11:01 pm

利用全保保本 前景紛亂勿動
林行止 2009年3月10日

昨天出版的《時代周刊》(封面日期三月十六日是該期最後在報攤擺賣日)有專欄作家霍克斯(J. Fox)的短文〈我的名字是樂觀〉(Call me Mr. Sunshine),他提出的五點看好美國經濟前景的理由,筆者都不同意。

第一是,股市處於一九九七年以來最低水平,反映了大多數人認同今次衰退深廣和持久的分析,等於過去被高估的價格已回落至「合理」水平,加上樓價持續下跌後已近「最低點」,因此可考慮吸納。可是,股價從「合理」水平再下挫並非不常見,「跌完可以再跌」是股民都有的經驗,至於美國樓市現在開始進入「銀主盤」賤賣期,入市更要謹慎。有一點可以肯定的是,經歷金融海嘯一役,投資者對銀行股及房地產股都心有餘悸,了解長線投資的「哲學」不可恃,今後股市波幅必然加劇,對小投資者非常不利;加以對沖基金、信用卡貸款、汽車公司以至東歐諸國均有金融定時炸彈,而迄今少人提及的退休金危機正在醞釀中(美林的統計顯示,截至去年底,美國四十大企業的退休金都錄得赤字─最多為洛歇馬田的九十一億〔美元.下同〕,最少是卡夫食物近十一億)。換句話說,市場前景絕不明朗,正是投資大忌。在這種情形下,即使仍有餘資在手者,應充分利用政府全保銀行存款的優勢以保存資本,寧可蝕息(如果利息低於通脹率)亦勿輕舉妄動。

第二是,政府痛定思痛,「各就各位、全力以赴」。筆者不以為有形之手高調干預市場運作是利好消息,奧巴馬上台對各路精英兼收並蓄,令美國政壇予人以脫胎換骨耳目一新的觀感,奧巴馬亦朝氣勃勃、雄辯滔滔、信心滿滿,然而他畢竟不是經濟專才亦缺乏經驗,即使白宮人才濟濟,奧巴馬能否選擇一項有效的政策,尚是疑問;至於他誇下二○一二年財赤減半的海口,如何兌現,無人知曉。政府的干預,當然不是全然無效,比如大搞基建肯定可創造就業和使多種建材漲價。美國當前最大的財政困擾是政府扮演「黃大仙」有求必應角色已經定型,任何行業有困難都會打政府的主意(連色情事業亦要求政府撥款五十億,理由是經濟衰退、失業率攀升,受薪階級財政困頓之餘,還有精神苦悶有待慰藉,此際急須以色情產品調劑生活,政府因此不能讓該業陷入絕境而應對該業施加援手!),結果是貨幣供應無止境上升。換句話說,現在政府擔當救世主,建成許多欠缺經濟效率的公共建設,還直接大散「銀紙」,其掏空經濟根基的後遺症,稍後必會一一浮現。

第三是,美國人「先使未來沒有的錢」之風雖然已成過去,今年一月的儲備有百分之五(一九九五年以來最高,在失業及減薪潮之下有此成績,難能可貴),若此趨勢持續,假以時日,美國人便有再度消費的實力。這種推論正確,但美國人「大花筒」壞習慣根深蒂固,能否改正?儲蓄率會否繼續?在在均成疑問;況且過去促使消費者盡興購物的是「財富效應」,這種原動力早已煙消雲散,如今是「負財富效應」極之普遍,等於說消費者必須療傷靜養,消費推動的經濟增長短期內不能出現。

第四點看法,筆者同意但有保留。美國雖是「震央」,但由於隨印隨有(通過發行債券)的美元仍在世界通行無阻,幾乎所有盈餘國的外滙儲備都持有「超重」的美元,美元的地位沒有因為金融海嘯而被削弱,因此美國的經濟實力亦未因華爾街闖出大禍而有重大損失;不過,隨着美元供應泛濫,筆者認為美元滙價在下半年必有巨變;周一(九日)《紐約時報》報道,畢非德指出「美國經濟已跌入深淵」,最後當然必能復甦,然而伴之而來的是比七十年代更嚴重的惡性通脹;美元近日處於強勢,但目前的貨幣政策等於在累積轉弱的能量!此外,作者對美國人處變不驚善於從急速變動中找到新經濟發展動力有充分信心,吸取教訓、徹底改造(reinvention)、開拓新天的優良傳統,將使美國經濟很快重現生機。對此筆者亦有同感,但從當前的困境中復甦甚至再上層樓,難度甚大,以舊金融制度遭受徹底摧殘,在新制度未建立之前,向前發展的步伐不會快。

第五點是投資者都瞭然的說法,即如今壞消息出盡情緒最悲觀,因而是入市的時機,亦是市場恢復生機的開始;這種「傳統智慧」有一定實用性,惟以當前的經濟環境,筆者不以為有效,因為壞消息仍陸續有來,雖然衝擊已及不上AIG陷入絕境及雷曼兄弟清盤,但對壞消息接踵而來的預期,已足使市場了無生氣。

對筆者來說,目前最令人擔憂的是各國政府「打救」銀行將令金融危機演化為財政危機(fiscal crises)。篇幅關係另文談之。

February 16, 2009

林行止 無形婚約仍在 中美合作可期

Filed under: 政治 經濟 — Tags: , , — hoball @ 10:09 am

無形婚約仍在 中美合作可期
林行止
2009年2月16日

評論當前世務,筆者甚感困惑;在經濟方面,一切似乎都回到從前。以「從前」的理論註釋紓解「現代化」的困難,總有點異常和無濟於事的感覺。去周六美國財長在七國集團財長及央行行長會議有關其救市方案的發言,反應不佳,料與新瓶舊酒有關。

禍延全球、由華爾街引發的金融海嘯,導因正是美國經濟學家費沙(Irving Fisher, 1867-1947)於一九三三年十月發表的〈從債務通縮理論看大蕭條〉(刊《計量經濟學學報》;二月十四日《經濟學人》有詳盡評介)。費沙是經濟學史上的傳奇人物,有多方面成就,由於其學甚雜、有學生無門徒,未成學派,加上他於一九二九年華爾街大崩潰前約二周斬釘截鐵預測股市不可能下挫尋且輸掉全副家當(當年的千萬美元,其財富主要從發明「卡片索引」〔Visible Card-Index File System〕的專利而來),連累萬千「信徒」虧損,「臭名遠播」,他的學術成就便被忽略。事實上,去年引爆的金融危機,正如三十年代這篇論文所說:「壞賬山積,拖累銀行,債權人賤賣抵押品結果使相關物品(如物業)價格急挫然後引發破產潮最後出現經濟蕭條!」

如何解決大蕭條的經濟問題,簡單來說,藥到病除的方法,莫如凱恩斯(一九一二年與費沙首遇於倫敦,一見如故)於一九三六年出版的《就業、利息和貨幣通論》,可是,這本艱澀難讀惟「治病處方」條理清晰的書所揭示的財政政策(一句話,以先使未來沒有的錢應急),已被證實只能治標不能治本,其後遺症便是惡性通貨膨脹!事實上,財政政策的弊端,經過七十年代後期至二十世紀末以佛利民為首的貨幣學派大肆抨擊,已是眾所周知,然而,如今奧巴馬總統延攬了多位不同學派學養一流經驗老到的精英入閣,制訂出來的振興經濟策略,仍然走不出凱恩斯學說的陰影……。

至此,筆者想起費沙於一九二八年出版的《貨幣(金錢)幻覺》(The Money Illusion*),本書鋪陳的事實及歸納的理論,於今看來,了無新意。然而,現今投資者或消費者,有多少人意識到手中的財富因為貨幣購買力拾級而下正在不斷萎縮中?費沙生活在通脹壓力持續擴大的年代(一八九六至一九二○年),以他身處的美國而言,惡性通脹終於在一九二○至一九二二年肆虐。非常明顯,備戰和第一次世界大戰爆發以至戰後「重建」,有關國家競相印刷鈔票救急,令物價直上雲霄,在一九一三至一九二○年,德國物價(commodity prices)上升萬億倍(trillion-fold)、俄國十億倍、波蘭百萬倍、奧地利二萬倍(多年前記奧國學派宗師米賽斯,寫他每夜路過維也納印鈔廠,聽機聲隆隆,斷言惡性通脹必至的「趣聞」)……,意大利、法國、英國、加拿大和美國三至十倍。《貨幣幻覺》指在一九二八年,一美元只能購得一九一三年值七角的貨物(貨物籃主要包括麵包、牛油、雞蛋、牛奶及衣物);作為一種鈔票,美元不變,但其購買力長期下滑。英鎊、法郎、意大利里拉和德國馬克以至其他紙幣莫不如此。這種觀察,近百年前「石破天驚」(費沙書中舉出不少對此現象懵然無知者的例子),現在早成普通常識。可是,有誰想到在大家所見的消費物價指數─通貨膨脹率─逐月下降的現在,物價卻不斷上升;以美國為例,多種物價在○二至○八年間錄得驚人升幅,在此七年間,日常主食價格升勢凌厲,麵包、食油、牛油百分之二百五十、麵粉百分之五百、雞蛋百分之三百五十、馬鈴薯百分之四百、香蕉、蘋果及家禽百分之三百、魚、牛肉及牛奶百分之二百……。去年年中以來,石油和農作物價格開始回落,一般人均以為民生食品皆相應跌價,哪知事實完全不是這回事!正因為「物價與指數不符」(現實與指數脫節),才有經濟學家編彙「影子政府統計」(另類物價指數;資料見九日本欄)。

「貨幣幻覺」因物價上升而出現,同理,貨幣購買力下挫亦產生「幻覺的利潤」(Illusory Profit),費沙的例子是一八九六年以年息四厘五分存入一百元,至一九二○年本息為三百元,累計利息亦即存戶的「利潤」二百元,但二○年的三百元只能購得一八九六年值約七十元的物品,此「利潤」因此稱為「幻覺的利潤」。這種情況如今當更明顯。

有趣的是,在《貨幣幻覺》中,費沙指出「通脹率愈高貨幣稀少性(scarcity of money)愈甚」,不論政府印了多少鈔票,鈔票總不夠應用;通脹肆虐,任何物品需要更多貨幣才能購得。在這種情形下,市場對紙幣需求急增,若果印鈔廠「工作不力」,紙幣遂成為稀有商品。不過,這種現象現在已不再存在,大增紙幣面額(如現在的津巴布韋),問題便迎刃而解。

奧巴馬總統周二將簽署的振興經濟方案,雖然已降至七千八百七十億(美元.下同),但至九月三十日截止的財政年度,美國政府要借入的資金仍高達二萬五千億(三倍於○八年度的八千九百二十億),「貨幣幻覺」趨於嚴重,不在話下。在這種情形下,假設外國央行果如傳言般不再購進或減少購進美國政府票據,十六家政府債券交易商(其中多家已「危在旦夕」)能合力吞下這個「苦杯」嗎?作為債務國,「外資流入減少」對美國財政是致命威脅,而這是美國過分依靠外國政府尤其是價值觀完全相反的中國政府融資其財赤的必然後果。當然,中國本身亦要承擔很大風險,此為其外滙盈餘主要來自向歐美的輸出,由於歐美消費者購物的信貸大幅萎縮,等於華爾街金融海嘯對中國等對美輸出國家有直接負面影響。應付九七年亞洲金融危機,中國技巧地「急轉彎」,避免了「資本賬」出狀況,但因此使「經常賬」易受外來衝擊,這意味其經濟增長對出口收益依賴加深,現在的問題是,大部分中國貨進口國的經濟都有重大危機,華爾街的問題因此亦是中國的問題!換句話說,中、美這對錢銀冤家仍未能離婚(見十二月九日本欄)。

*筆者對版本從無興趣,手上卻有二本費沙的原版書─一九三○年的《利率理論》(張五常教授所贈)及一九二八年的《貨幣幻覺》(購於劍橋舊書店)。

December 24, 2008

林行止 漁火偷渡客 江上數峰青

Filed under: Uncategorized — Tags: , — hoball @ 11:17 am

漁火偷渡客 江上數峰青

林行止

2008年12月18日

對筆者來說,今年是值得一記的年頭。

五十年前初冬某日,筆者與約十名素未謀面卻在澳門客棧相處了幾天的潮汕同鄉,乘搭漁船偷渡來港, 剛入香港水域,我們便過船改乘不是機動的舢舨,擠進由防水膠布遮蓋僅可容身的「船艙」,在不見天日的黑暗中,成為一班不折不扣的「偷渡客」。同路人膝蓋對 膝蓋,其初仍有說有笑,風浪一起,小船顛簸甚劇,有人嘔吐大作,密不透風的「船艙」頓時瀰漫着中人欲嘔的氣味,「難民」掩鼻不語者有之、出口罵人者有之, 當然亦有人「施以援手」、遞巾施藥……。這便是當年偷渡客「屈蛇」(其實更像罐頭「沙甸魚」)的實況。

當時隨船「運貨」(包送偷渡客的「蛇 頭」早已與「貨主」〔偷渡客家人〕洽妥價錢─「貨物」送抵家門便一手交「貨」一手收錢〔COD〕;當時筆者「成功抵達家門」的價錢是三百港元)的青年,約 莫三十多歲,他站在船尾順流「搖櫓」,「款乃」有聲,而小船隨波逐浪,慢慢「飄」進維多利亞港;這名「船主」不斷警告我們切勿張聲,又說了一些可能是「安 定民心」的話,但究竟說了什麼,我們這班潮汕老鄉口呆目瞪,不明所以。

偷渡船進港時大概是晚上十時左右,海面一片漆黑而太平山燈火閃爍,我 們之中只有不知好歹的筆者膽敢探頭張望;便在眾人企盼靠岸登陸興奮莫名之際,突聞一聲微響,原來偷渡船撞向一艘停機熄火誘捕偷渡客的水警輪;兩船相碰,水 警船馬上亮燈—探射燈的強光使我們這班匿藏「船艙」的人亦知大事不妙,說時遲那時快,那個相信見慣這種場面的「運貨」水手,撲通跳進海裏潛逃無蹤,艙中人 成了甕中鼈,全部被帶上水警輪;此時眾人才第一次看到滿山燈色—其實只是昏黃燈火,可是由於來自更黑暗的世界,便覺對比強烈。 (more…)

Older Posts »

Create a free website or blog at WordPres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