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BALL 筆記簿

July 21, 2009

Discuss.com.hk [狂牛假象再現] P.63 討論節錄

原文於此

星期二 14:14 伯南克預告或撤寬鬆貨幣政策 (商台財經 7月21日)

聯儲局主席伯南克指,雖然目前的寬鬆貨幣政策會維持一段時間,但若果經濟恢復動力,會在適當時候,以有秩序及平穩手段,退出量化寬鬆貨幣政策,收緊銀根, 避免刺激通脹。  伯南克的言論,令部份資金的避險意識再度增加,美國國庫債券價格,及圓匯均上升。不過,有經濟分析員認為,伯南克是希望提早調節市場期 望,相信最終仍要視乎經濟及銀行業狀況,才能考慮改變貨幣政策。  伯南克指,目前銀行及金融機構,存放在聯儲局的資金,高達八千億美元,遠高於正常水 平,隨著經濟好轉,市場對銀行貸款需求增加,將令貨幣供應大增。他在文章中指出,屆時可透過按儲備金向銀行支付,或財政部發債後,將資金存放在聯儲局,以 吸收市場過剩資金。

原帖由 kingofpower 於 2009-7-21 02:47 PM 發表

而家唔係3-4年一次的週期性衰性, 靠印鈔去扭曲價格去改變一個普通週期, 2003 o個次週期已經係透過derivatives 的超槓杆(>40x)信貸去產生的, 傳統信貸系統只係12.5x

不如下次超槓到100x, 個市跌1%就call margin

地球須要蕭條, 正確叫市場機制下的自我調節

超槓杆後再以量化寬鬆扭曲價格就會出現 so-called stagflation, wimar Republic (發起WW2)係俵俵者

係最初的stage, 產能過剩 offset 量化寬鬆 (即係 deflation stage), 當產能因環球實体貿易收縮 摺埋…量化寬鬆就發揮威力, 進入 stagflation stage, 之後就WW3

呢個就係1929後的結局, 要防止歷史重演, 一定要回收流動性, 研究過1929的人最清楚(尤其聯儲局主席伯南克)

結局只有
(1) stag-hyperinflation, 之後WW3, 倖存者返回金本位
(2) great depression

原帖由 我係毛澤東 於 2009-7-21 02:47 PM 發表

你所講既野我都認同, 所以我既post中都講, 大蕭條係很大程度上是不能避免的, 但對股市既態度就好唔同, 理由我前post都講晒,而家簡單總結下,
1. 我唔係經濟學家, 經濟好壞我並不首要關心,
2. 我只係對股市既趨勢有興趣。
全世界任何一個國家實行qe都不及美國更具震撼性,  白藍黑既然選擇係3月18日打開潘朵拉的盒子, 所有事情已經變得欲罷不能, 貨幣政策決定了方向怎能話改就改朝秦暮楚,
況且係一年之內我睇唔到任何實質通漲的理由, 收回流動性言之尚早,反而嫩芽再不灌水變夏枯草,因此美國極需要第二次救市, 應該比第一次更有規模,再印更多銀紙先係。

歷史上從來一個泡沫cover一個泡沫, 科網夠勁啦, 就以信貸搞掂, 信貸爆啦,就用貨幣泡沫搞掂,如果白藍克唔想再用泡沫救泡沫, 就應該當初唔好救市,唔好注資任其腐爛,置誅死地而後生,如果佢想做救世主從經濟因素改善環境,佢應好好諗下點樣解決科技進步 and 全球人口老化呢兩個問題,既然佢只能救市不能經濟,選擇了打開潘朵拉的盒子,就應該從一而終,讓我盡情享受泡沫吧。

原帖由 kingofpower 於 2009-7-21 02:47 PM 發表

科網並不是由信貸衍生的泡沫, 係另一次的生產力改進(網絡 eg cisco, google,…), 再對上一次係電腦硬/軟件(eg intel, microsft,..) 衍生的生產力上升, …… 百年前係電力 (eg GE,..), 每一次淘汰淨的建立一個全新的產業

真泡沫只有 (1)鬱金香球莖 <–完全係垃圾 (2)信貸泡沫  如1929, 2007

而2003係乜?? 只係放棄伝統信貸的規範, 產生以 derivatives underwrite的無抵押信貸 令槓杆大大增加

首先, 唔好講太陽能, 水力, 風力….呢d老土過老土的野 為另一次 生產力上升的幻想

得番的只係超超槓(say 120倍), 即比上一次超槓(~40倍)更高的槓杆, 3-5年後再爆 印鈔又比今次大3倍….超超超槓360倍, 10年後已變為有人任篤手指

槓杆愈大可承受風險愈小, 郁小小就爆

況且上文已講, 續印不回收的結局只有WW3, 根本任何一個大國都好清楚

津巴布韋的潘櫢拉匣子

原帖由 金手指–大吉吉 發表

哈哈….主席, 你形容既 ” 嫩芽變夏枯草” 好生動喎 !

唔知夏枯草會唔會再變 “冬虫草” …..哈哈 ……好值錢!

美聯儲已經跟政府走 , 無左獨立性可言! 所以, 伯南克會唔會因政府懼怕高通脹來臨,
摧毀美元價值及美債市場 , 而變得模稜兩可 !! 美國人無工開,部分州政府又加稅, 又減
福利 , 無儲蓄債務重, 如果無實質派錢到美國人手上, 好似退稅及增加救濟金等實質措
施, 只靠炒高資產, 等投資釋放及獲利再消費, 變成不可靠! 所以, 錢不到美國人手上, 好
難在債務重既時候再加大消費! 一係學澳門, 新加坡, 台灣咁派錢或消費卷俾市民去消費,
呢個可以刺激消費市場 ! 但….諗番起, 美債規模, 派錢既方法真係難實行, 矛盾重重!! 聽
到話救市要向發展基建, 聽到簡直打個突…….凱恩斯學派花錢去基建? 唔係呱! 有用咩?

主席, 老實講, 小弟都唔想你既盡情享受泡泡想法成立 , 如果真係出現, 救唔番經濟,
後果好嚴重!! ^^  cappuccino 既泡泡夠啦 , 唔好有 ” 大力搖啤酒, 再灌入杯既泡泡”呀!

原帖由 金手指–大吉吉 發表

主席, 伯南克警告印鈔會導至通脹既言論, 係6月初已經出現! 佢當時既言論都嚇親左小弟,
大家都認定佢係印鈔專家 , 唔印唔開心, 點解食正左佢個番, 唔係好好發揮, 反而擔心! 呢
一點令小弟都深思左 ! 最後, 得出既結果, 佢一生致力研究1929年大蕭條經濟既專家, 但奈
何時代唔同左, 當時既經濟結構同現時既結構已截然不同! 所以, 在當時經濟模式, 印鈔不
但解決問題, 也會有效地消化產量過剩 , 工業化生產都需要大量勞力, 恰好解決左失業大軍!
現時, 美國工業佔gdp 只有不足30%, 顧用人數也已非當年而論, 美國工業生產都已經規模
化及科技化, 勞工需求已經減到最少! 所以, 印鈔活動只會解決工業產值, 產量及儲存, 但不
會大幅改變顧用勞工既數目及福利大過天既事實! 只能催谷泡沫化, 再次利用槓桿化解信貸
爆破既後遺症, 把金融機構毒資產回復價格及脫手, 最終利用銀行去放量信貸, 救活經濟!
可惜, 事與願違 !

小弟睇伯南克既言論, 就算談及退市策略, 也只是屬初期 ! 因為係美國既貨弊政策用作救市
既多個方案之中, 貼現窗無限量借貸已經需求大幅減少, 理論上銀行已經不需要透過貼現窗
向聯儲局拆借資金! 所以呢個去年第四季最有用既貨幣功能, 現時可以功成身退! 另外, 在其
言論也提及銀行過量資金停泊聯儲局戶口, 這會導至銀行不願意放量貸款  , 所以早前美政府
把幾個場外衍生市場運作條例收緊, 務求使銀行在場外既交易, 政府需要監管! 這種不但有效
阻止銀行業場外槓桿式既交易, 也可以把過往高槓桿既危險經營模式暫時被控制! 最終, 美銀
行業都會從事傳統既放貸業務, 利用高信貸減退既效應, 使儲蓄率回升既良機, 藉此可作放量
信貸! 銀行做唔做又另一回事!

因此, 伯南克就算出退市預告及路線, 也只是把不用的去掉 , 留番有用的! 最終, 美政府及聯
儲局既焦點會放在美債及美元身上 , 財政年度大量赤字及未來需大量增發債務 , 印鈔支持債
價是不可避免 , 就算有退市策略, 也只是在與銀行業相關! 簡單講, 只是透過退市路線, 再次
利用角色模糊既方向, 量化寬鬆信貸 及 印鈔是不會短暫改變的! 所以, 就算今晚公布退市策
略, 令股市大回吐, 也只會短暫現象, 畢竟市場資金充裕, 氣氛改善, 消化完後, 第三,四季既
滯後數據會出現短暫受救市影響而利好 ! 聯儲局運用呢段時間, 去推動市場去確信經濟復甦
既觀點 , 使市場大範圍信心在震動後, 看見數據見好, 重新回復! 最終引導資金流入美元資產!

不過更詳細既原因,都是等個結果!  小弟觀點, 美國印鈔無可能咁快停止! 除非佢想個經濟如主
席你所言, 變成大蕭條啦, 咁全球資金流入美元 ! 哈哈……咁德銀個美元大反彈 , 咪會成立囉!^^

Advertisements

February 13, 2009

張五常 美國救災會搞出高通脹嗎?

Filed under: 政治 經濟 — Tags: , , , — hoball @ 11:58 am

美國救災會搞出高通脹嗎?

2009年2月13日
張五常

溫家寶訪歐,言論勇猛,令人耳目一新,而他在地圖上找不到法國(一笑),足以傳為佳話矣。我認為溫先生的牢騷發得有理,但也認為他說差了兩句話。沒有說錯,只是說差了一點。

第一句是溫總被劍橋的德籍學生擲鞋時,說:「這種卑鄙的伎倆,阻擋不了中英兩國人民的友誼。」說得對,但不夠瀟灑。朋友問我會怎樣回應,我說自己是小人物,當然小氣一點,但有資格在劍橋講話,遇到擲鞋之舉,我會笑着說︰「這裡是英國嗎?我還以為自己是到了英國!」

大人物要有幽默感

當 今之世,溫總理無疑是個大人物,既為大人物,出巡之際理應為擲鞋、抗議之類的行為作了心理準備,而據說不少國家的大人物是記上了應對之辭。通常是一兩句幽 默之語,精彩的可以連消帶打,甚至有點辣味。在我這一輩出現過的大人物中,這類應對本領最高的是已故的美國前總統列根。一位認識列根的朋友曾經對我說,列 根用作應對的笑話雖然頂級,但來來去去都是那一套,反覆使用。話雖如此,我還認為在尷尬情況下的應對列根是個天才。有一次,不記得是哪裡的什麼對美國不利 的恐怖活動,記者問列根怎麼看,他想也不想就回應:I saw Rambo last night, and next time I know what to do. 一百分!

中國的文化傳統與西方不同,幽默感是差了一點的。這方面,朱鎔基是個了不起的人物。然而,與一百分的列根 相比,我只能給朱老八十分。扣了二十分是因為他有時多說了一兩句。地球一體化,中國的大人物是愈來愈舉足輕重了。不要忘記,西方人對炎黃子孫到今天還是有 着根深蒂固的歧視傳統,不可能在一代之間化為烏有。我看得出有點改進,但歧視還在。形勢是不錯的。不久前一位朋友旅遊韓國後,說那裡的中小學生的必修外語 是中文,不再是英語。

我認為溫先生說差了的第二句話,是「不受管理的市場經濟是注定行不通的。」沒有說錯,但偏差了。懂經濟的不會反對政府 的存在,而同意這存在是同意某些事、某些情,政府要管。經濟科學反對的是一些混合的市場制度:政府該管的不管,不該管的卻管了。分清楚什麼要管什麼不要管 是不容易的話題,難度高,而像中國那樣人多資源少的大國,這分離十分重要。我曾經盛讚的中國經濟制度,主要是一點:縣與縣之間的權利界定與劃分清楚,從而 在什麼要管什麼不要管的事項上比其他制度來得清晰,促成縣與縣之間的激烈競爭,解釋了中國的經濟奇蹟。還要改進,而不幸地近幾年有些地方是改差了。

通脹肆虐後患無窮

美 國目前的金融災難,起於制度上出現了問題:一種市場運作與政府管制的混合制度,管錯了,於是闖大禍。我曾經說目前美國的情況比上世紀三十年代更糟糕,主要 是昔日沒有今天那種「毒資產」。毒資產(toxic asset)這個名稱起得不錯:不是壞賬,而是可毒可不毒,要看資產的價格水平而定,好些沒有市價,其總量可以高若上蒼,或深若無底之潭,可以是天天不同 的。這樣看,三十年代的困境主要是資產之價或財富暴跌了,國民的消費大降,要怎樣才能搞起來呢?(昔日可沒有真的搞起過。)今天的困境,是財富暴跌之外, 還有毒資產需要處理,處理不善財富會再跌!

今年一月六日我發表了一篇頗受注意的文章,題為《救金融之災有三派之別》。其中有以凱恩斯為鼻祖 的宏觀派,主張政府花錢投資,刺激消費。有以佛利民為掌門的貨幣派,主張增加貨幣量與借貸,從而在制度中加些滑油,使收入與財富上升。有微觀派,是我的本 領,主張取消工會與最低工資,先讓工資與物價下降,增加就業與企業的租值,跟着帶動財富與收入的增加。

一月十三日我發表《金融困境再剖析》,寫道:

「目 前看,是如果六個月內美國的經濟復甦而跟着沒有急速通脹,以佛利民為掌門的貨幣派的功力最高——此派三個多月前出招,九個月時間足夠。六個月之後才有復甦 跡象而跟着沒有急速通脹,以凱恩斯為掌門的宏觀派功力最高。要是這兩派不靈,或有急速通脹,微觀派有機會勝出擂台。只是有機會,因為還有其他方面要考慮 的。」

讀者讀這段文字,要注意其中一個重要條件:如果跟着沒有急速通脹。我說過,政治上微觀派是行不通的。目前的美國是貨幣派與宏觀派雙管 齊下。會有起死回生之效嗎?答案是:如果不管通脹,或視若無睹,這兩派任何一派都可大發其威。問題是用得不小心急劇的通脹必至。這會帶來美國債券暴跌,利 率大升,美元跌得面目無光,而可能最頭痛的,是美國一般老百姓的養老金(social security)制度可能崩潰。

惟微觀派可解通脹危機

遙 想三十多年前,越戰使美國元氣大傷,通脹兩位數字,見養老金制可能保不住,當局緊收貨幣量,成功地壓制了通脹,但在這調整過程中,美國的三十年債券的孳息 年率上升到十九厘,前前後後有十年的經濟不景。這幾年伊拉克之戰的每天費用,物價調整後比越戰的高出近一倍,加上目前計劃救金融之災的龐大支出,國債之高 不容易算得準。

急速通脹當然不可以接受。如果可以接受,有可為。大量印製鈔票,或大量宏觀花錢,以貨幣的面值算價,財富與收入不可能不增 加,最低工資再不會是約束了。通脹本身是抽間接稅,抽得夠多國債不足道。毒資產呢?通脹夠高會變為不毒。是的,只要貨幣派或宏觀派能不管通脹,大手出招, 目前的困境可解,但會換來另一類困境。

美國的處理會帶來不可以接受的通脹嗎?很難說。這是因為他們的聯儲主席與財政部長顯然知道,處理不善 不可以接受的通脹必至。二月十一日財長蓋特納的講話,據說導致美國股市下跌了百分之四點六。讀這講話的全文,字裡行間顯示着他關心通脹,只是沒有說出來。 不能不出彈弓手吧。是艱巨工程,經濟學可以從這次美國的不幸經驗中學得很多。

愚見以為,不走微觀派建議的路,要避免高通脹非常困難!

November 26, 2008

Bloomberg Interview – Inflation/Deflation? Dollar/Gold?

Filed under: 政治 經濟 — Tags: , , , , , — hoball @ 9:47 pm

A Bloomberg Interview (Debate?) with Peter Schiff, Jack Malvey and Marc Pado.

Inflation and get gold? or deflation and keep dollar?

Peter Schiff on Bloomberg TV 11/21/08
Part one
http://hk.youtube.com/watch?v=4JG9Fsh_KJY

Part 2
http://hk.youtube.com/watch?v=dpfOgpSdAgM

Create a free website or blog at WordPres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