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BALL 筆記簿

July 1, 2014

How to install Git without having to install Xcode on MacOSX

Filed under: Uncategorized — Tags: , , — hoball @ 6:19 pm

How to install Git without having to install Xcode on MacOSX.

March 3, 2014

Linux shutdown battery draining problem solved

Filed under: Uncategorized — hoball @ 10:53 pm

Great Share!!

Blogarious

My HP laptop always has a shutdown problem. This problem affected the hibernation. That is, after I shutdown in Linux, my laptop battery will keep draining, and the battery is still warm after shutting down.

To solve this problem untechnically, there are two ways. Never shutdown, but restart. Because I have dual boot, there is a grub menu when startup the computer. So, during the grub menu, press the power button, this will shutdown the computer without battery draining.

However, sometimes the shutdown is accidentally selected. In this case, even boot into Windows and shutdown does not solve the problem. To solve this problem, when the laptop is shutdown, make sure the AC adapter is unplugged. Then, remove the battery and place it back. Then the battery will not drain.

This problem can be significantly noticed with a USB cooler. Because if the cooler is plugged in…

View original post 201 more words

October 28, 2009

張五常 – 歐風歐雨話當年──代序

Filed under: Uncategorized — Tags: — hoball @ 1:08 am
2009年10月27日

歐風歐雨話當年──代序

關兄愚謙來信,要求我為他的新書——《歐風歐雨》,遊記也——寫個序言,卻之當然不恭了。他可不知道我是個不喜歡遊覽的人!天下間不喜歡遊覽的可能只我一個,說來恐怕話長了。

簡 略地說幾句吧。我六歲開始逃難,九歲在佛山寄宿,十二歲回港後東住一下西住一下,二十一歲赴北美後還是居無定所,要到三十三歲才在西雅圖安定下來。我於是 怕搬,怕走,可以十多天足不出戶。在家中我既不讀書,也不看電視。做什麼呢?行來行去,想看些什麼。房子要大的,窗外要有可觀之景,其他一律無所謂。

遊覽遊覽,覽些什麼?

愚 謙兄比我年長幾歲,說風談浪,他生長的時代不會比我的安寧。事實上,他寫自己的生平以《浪》為題,也是故國不堪回首月明中。讀《浪》,知道他少小時的奔走 沒有我那麼多,但遇到的風浪卻比我的大。我想,一個從小走得多的人長大後不喜歡遊,但慣於驚濤駭浪的,年長後則喜歡多遊一下。遊覽可以一舒胸懷,是中國騷 人雅士的傳統了。

自 己不喜歡遊,但還是到過歐洲三次:一次是學術會議,一次是替科斯在瑞典講話,最後一次真的為遊覽而去。後者是帶着孩子們去見識一下,而自己作為一個準導遊 的本錢,是在洛杉磯加大唸書時,作過短暫的歐洲藝術史的助理教員。恨不得當時愚謙兄已經出版了《歐風歐雨》這本書,能讓我讀後才去。今天,神州大地的炎黃 子孫有點錢,聽說到了歐洲受到禮待,先敬羅衣後敬人的「禮儀」可不是神州獨有。

話得說回來,儘管今天高樓大廈滿布神州,公路、天橋車水馬龍,炎黃子孫跑到歐洲去不可能沒有劉姥姥走進大觀園的感受。歐洲的文化水平了不起,不同地區變化多,可以誇誇其談的典故所在皆是。幾年前我的書法老師周慧珺到歐洲一遊後,對那裡的建築物嘆為觀止。

遊 覽遊覽,究竟覽些什麼呢?一曰風景名勝,二曰文化品味,三曰歷史留痕。關愚謙這本書對遊歐者的貢獻,可不是風景名勝的介紹——這些一般旅遊刊物提供無數 ——而是歐洲的文化與歷史,二者加起來是文化歷史了。愚謙兄的書當然也提及他擅長的政治知識,但政治這回事,可以讀到,可以聽到,卻不可以看到。個人認 為,只為看風景是不值得遊覽的:沒有誰可以學王石,爬到珠峰之巔去拍照留念。餘下來的遊歐重點,是體會一下他們的文化歷史,大開眼界之餘會變得謙虛一點 吧。

中歐兩大輝煌期

我 認為在人類五千年的文化發展中,只有兩個時期,兩個地方,出現了足以雄視百代的光輝。其一是從唐太宗(五九九──六四九)到宋徽宗(一○八二──一一三 五)那段時期的中國;其二是從達芬奇(一四五二──一五一九)到畢加索(一八八一──一九七三)那段時期的歐洲。不是沒有戰亂動蕩,但說這兩段時期與地方 是人類文化的光輝是沒有疑問的。奇怪,二者皆各自馬不停蹄地走了大約四百八十年。更奇怪的是,上面提到的四個人都是藝術天才。宋徽宗、達芬奇、畢加索的藝 術成就眾所周知。唐太宗呢?他的書法絕對一流,而如果不是此公慧眼識英雄,我們今天可能不知道曾經出現過王羲之這個人。

雙 方各自走紅地發展四百八十年,中國是比歐洲先走八百多年的。後者遲了很久才起步,加上他們對文物保存得好,遊覽歐洲的確大有看頭。中國的文化古蹟呢?太 久,保存不易,可幸有以物品陪葬的風俗,中國的文化遺物被埋在地下,保存得好的無數。可惜北京的朋友棋差一着:他們禁止出土的文物在國內的市場出售,但盜 墓者眾,大量文物賤價外流。我幾番建議北京盡早打開秦陵與乾陵,指出永遠不打開等於沒有。讀者多,私下間一律支持,但北京的朋友忙顧左右。

雖然我不喜歡遊覽,但○三至○五年大搞攝影,加上久不久到各地校園給同學們講話,再加上要作實地調查來跟進中國的經濟發展,這些年我和太太差不多走遍神州。

遊歐先讀此書

要 怎樣欣賞中國的文化才對呢?沒有歐洲那麼多的保存得好的文化古蹟可看,以遊覽的方式來欣賞中國的文化,你要讀很多古文及古詩詞。我曾經說過,西方的景物不 容易讓我們看到一個李太白或一個蘇東坡。中國的江山自成一家,有點苦味,有點古意,不華麗,但幽美。昔日李白見到的江山,大致上我們今天還可見到。不讀古 人的文字,遊覽神州不容易體會到中國曾經有偉大的文化。這是說,遊覽神州不容易「看」到中國的文化,而是可以讓我們「懷古」,而懷古是深一層的欣賞了。昔 日蘇子寫《赤壁懷古》是一例,清人孫髯翁在大觀樓寫「數千年往事,注到心頭」,也是一例。我們歷代讀書識字的人,沒有誰不懷古一下。

要 懂得怎樣懷古才可以在遊覽中深入地欣賞到中國的文化。這方面,來自西方的遊客是不容易體會的了。另一方面,倒轉過來,炎黃子孫遊覽歐洲,欣賞他們的文化歷 史是遠為容易的。介紹歐洲文化的中語書籍多得很,而到了那裡近數百年的文化遺物,還留在地上的多得很。這數百年是歐洲文化發展的全盛時期。

國內的朋友要遊歐洲嗎?最簡單的處理方法,可能是先讀《歐風歐雨》這本書。愚謙兄對歐洲很熟;他的記憶好,觀察力強;文字可讀,而更重要是他很懂得掌握着有趣的話題下筆。後者是天賦。炎黃子孫不容易找到另一本遊覽歐洲的書可以學得那麼多。

是為序。

張五常,二○○九年九月

October 17, 2009

李歐梵 – 《咆哮山莊》與《簡愛》

Filed under: Uncategorized — Tags: , , — hoball @ 12:11 pm
2009年10月17日
人文文本

《咆哮山莊》與《簡愛》

我 在中學時代讀過一本英國小說Wuthering Heights,中文譯名叫《咆哮山莊》,我讀了中譯本大為感動。到了大學時代,發現班上不少女同學都在讀另一本小說 Jane Eyre(《簡愛》 ),甚至流淚。不禁大為詫異,所以也找來一本英文原著來讀,但讀後大為失望。後來我看到改編自這兩本小說的影片:前者譯名叫作《魂歸離恨天》,後者還是叫 《簡愛》,二者的風格和氣氛大略相同。但我看後還是更喜歡前者,覺得勞倫斯奧立佛簡直就是該書男主角Heathcliff的化身,而飾演Cathy的 Merle Oberon(奧勃朗)也不遑多讓,導演是鼎鼎大名的威廉惠勒(後來才發現,改編自此小說的還有三個新版本,我至今只看過一部)。而《簡愛》呢?我的印象 卻不深,可能是我當年不大喜歡瓊芳登,而該片男主角奧遜威爾斯雖是才華橫溢的巨星,但相較之下鋒芒還是比不上奧立佛。

寫實主義典範

先談談《魂歸離恨天》的改編藝術。

此 片的改編者Charles MacArthur和Ben Hecht皆是此中好手,影城名匠,原著被簡化以後,更突出浪漫的激情,導演除此之外着力於展現英國北部的山郊原野(Moor)背景(卻是在南加州拍的, 不過加上大量從英國運來的石南草),情景交融,相得益彰。有一場峭壁上男女主角夢想自己是王子和公主的戲,可謂浪漫之至,記得我初看時為之嚮往不已。威廉 惠勒是一個典型的荷里活導演,他恪守荷里活的傳統,把故事和人物放在首位,而把一切電影技巧置於「無形」,故事首尾相連串,節奏順暢,讓觀眾容易接受。他 特別注重指導演員的演技,一拍再拍,把女主角奧勃朗逼得生病,又和奧立佛鬧得不歡,然而,二人在他訓練之下,表演得着實精湛之至。

這就是荷 里活寫實主義的典範,惠勒是此中老手,他的作品從此片到《羅馬假期》,部部以演技動人取勝。他的功力尚不只此,在鏡頭運用和場景調度上也自有一手,且以此 片的幾個鏡頭為例:影癡們可能知道,此片的攝影指導Gregg Toland大名鼎鼎,他就是《大國民》的攝影師。在《魂歸離恨天》中,他開創了一個外景以黑白對比來構圖的風格,鏡頭往往從下往上仰,遠處天上的白雲和 近景中的山野互相襯托,顯出一股既清新又雄渾之氣,這種拍法,乃彩色片所未及。我們在大衛連四十年代拍攝的兩部狄更斯小說影片中,也見到相似的攝影方式, 說不定英雄所見略同。

「偷窺」的疏離感

另 一個值得注意的特色是惠勒的搖鏡頭—特別是通過窗戶的推拉鏡頭。只有明眼觀眾才會覺察到,片中數度把鏡頭從外面穿窗而入,這是一種「偷窺」視角(如開頭不 久的舞會場面),但有時鏡頭又會從內景向外拉出來。我認為這種拍法代表了一種「疏離感」,把客觀和角色的主觀角度連在一起,天衣無縫,當然也間接表現了社 會環境和個人感情之間的某種距離和衝突,因為希斯克利夫是一個被收養的孤兒,他在這個鄉紳社會中永遠是一個外來者,他雖和Cathy在同一個家庭長大,形 同兄妹,但兩人愛得死去活來(有的學者認為有亂倫的暗示);Cathy又喜歡較上等的鄉紳家庭,於是自願嫁給鄰居的Edgar,希斯克利夫憤而出走,多年 後返回報仇,先買下他原住的咆哮山莊,然後……。

故事不必多說,從這一個情節就可以看得出來,改編的劇本很適合荷里活煽情戲的模式,然而問題也出於此。

作 為一部文學作品,《咆哮山莊》和Barry Lyndon不同(雖然二書出版於同時),它的內容極有深度,不僅是一個浪漫愛情故事而已。作者Emily Bronte是一個桀驁不馴的天才型小說家,她在書中塑造了一個魔鬼似的主人翁—希斯克利夫,他面貌黝黑,報復心切,形同暴君,根本不是影片所描寫的浪漫 王子,這就是荷里活模式的先天局限—不敢逾越約定俗成的規範,怕觀眾難以接受。例如希斯克利夫的「戀屍狂」:他的摯愛Cathy埋葬後竟然要破棺;他自己 死前也和他心上人的鬼魂交往,幾近發狂。這本小說有不少非浪漫的因素,如「哥德」式(Gothic)的恐怖、吸血鬼、亂倫,更遑論內中對高等士紳社會的曖 昧態度,這一切細節和暗喻,影片完全忽略了,甚至連鬼魂也被美化了。

倒是另一部後來拍的影片Emily Bronte’s Wuthering Heights(1992)更忠實於原著,甚至把書中第二代子女的遭遇也包羅在情節之內,並由法國名女星Juliette Binoche飾演母女兩角,但成績平平,毫無激情,而飾演希斯克利夫的Ralph Fiennes則表演過分,有時又像是在背台詞,不忍卒睹。片中還無緣無故地加進作者本人的角色,變成敍事者,不知何故,因為,原著中分明是由一位佃農訪 客和一位管家婦作敍述者,層次分明,舊版影片大致也依照原著安排,只不過把佃農的角色減至最少,成了管家婦的聽眾。

《魂歸離恨天》是一個傳統式的改編成功例子,它令我禁不住去重讀原著,這次讀的是英文原版,這才發現別有洞天。

張愛玲《魂歸離恨天》

附 帶值得一提的是:張愛玲也寫過一部電影劇本《魂歸離恨天》,完全依照這部1939年版荷里活名片改寫成中文(見《張愛玲典藏全集》第14冊),但卻把咆哮 山莊搬到北京西山,但人物全部華化了:Cathy變成葉湘容,希斯克利夫改名端祥,情節完全依照電影,開頭也是大風雪之夜,甚至連場景和對話都抄自影片。 譬如在第一景訪客留宿時也說:「我做了一個夢,彷彿聽見有人叫喚,我起來開窗戶,覺得有個手拉我,大概做夢還沒醒,看見一個女人……」(第181頁)和影 片如出一轍。然而張愛玲卻加了一個角色 — 湘容的母親 — 代替了片中早死的父親;英國北部的山野當然也不見了,但還保留了片中的那塊巖石;原來影片中希斯克利夫出走後到美國致富,此處端祥則去了東三省關外,多年 後回來見已婚的湘容時,對話還是照搬,只把原著中二人幻想中的印度王子和中國公主的字句改成「蒙古王子」和「滿洲公主」。

張愛玲在劇本中也用了少許電影鏡頭的術語,如OS(畫外聲)、「化入」(dissolve-in,現用「融入」)等。其中一場的開端是這樣描寫的:「風雪中,湘容形影出沒,跌絆着遙向鏡頭走來」(第十場,第209頁)。

只 有到了結局最後一場戲,張愛玲倒真的做起導演來,對鏡頭的處理比惠勒還出色:眾人夜裏冒雪向巖石走去,「電筒驚起二鳥噗喇喇飛上巖去。鏡頭迅速地跟上去, 赫然發現端祥躺在巖上,已凍死。音樂轟然加響,轉入湘容所唱歌。鏡頭上移,見二鳥在巖上盤旋片刻,向天空中雙雙飛去。」(第246頁)。

這段形象式場景描寫,使我想起魯迅小說《藥》的結尾,但又覺得不可能,這兩隻鳥必不是烏鴉,而是「鴛鴦蝴蝶」派小說中常套用的詩句:「在天願作比翼鳥」。顯然在張愛玲心目中電影也不是什麼高不可測的藝術,而是通俗文化的一種。

所以我也喜歡看荷里活的老電影。

二之一

October 1, 2009

陳雲 – 凶宅

Filed under: Uncategorized — Tags: — hoball @ 1:58 pm
2009年10月1日
我私故我在

凶宅

《史 記.卷四.周本紀》云:「成王使召公卜居,居九鼎焉。」天子立太廟安置九鼎,固然要囑咐重臣,物色大吉大利之地,即使庶民,開村、立墳、建屋,都要問陰陽 先生,卜其吉凶休咎。居室吉利,自身安康,亦惠及子女。往昔孟母三遷,都是善擇其鄰,使子女有所榜樣,教育成材。居所位於陰寒、悶熱、嘈吵、污濁、衝煞等 不吉之地,非但禍及自身安危,也波及子女,形成畏懼、孤僻、乖戾等壞性情,甚至患上慢性病或精神病。

吉屋招租

香 港早期的大族,都於吉利之高地開村,水土優美,前後護衞,只是後來人口稠密,政府移山填海,配以現代建築、交通運輸及植樹綠化,改造環境,市民也不計較在 往昔不宜人居之亂葬崗、垃圾崗、爛泥灣、石灘、禿山、漁塘、沼澤、沙洲、堆填區等地棲身,甚至甘願被樓盤之美名或歐洲貴族生活之廣告欺騙,付出終生積蓄買 屋。

舊時業主有租客遷出,或家中有房招租,貼街招都寫「吉屋招租」。粵語之「空」字與「凶」字同音,吉車、吉位等避忌語,至今依然流行。吉 屋招租,與「渠王免棚」一樣,都是香港街頭妙語。前者易明,粵語片《吉屋招租》(一九七一年)即以前者為名;後者費解,暫時無人以此命名電影。舊時吸煙者 多,煙商為了推銷,便以煙盒換禮物,電視廣告都稱「吉盒」、「吉包」,以免煙民來換領之時,胡言亂語,壞了意頭。空盒有何聯想,不問可知矣。

唐 人張鷟《朝野僉載.卷六》載:「其宅中無人居。問人云,此是公主凶宅,人不敢居。」頻頻鬧鬼或屢出命案之地,妖氣、煞氣所致也,舊時一般捐贈予僧道使用, 或任由荒廢。方外之人,四大皆空,自然不怕邪祟。台灣之心道法師,年輕時甚至在墳場修煉禪坐,以增定力,順便救度冤魂。所謂「塚間頭陀苦行」,險中求道, 以群魔為法侶,惟大悲大願者可以為之。尋常之人,雖然說「要快發,鬥三煞」,都不敢在凶惡之地居住或營業也。古時僧人在山上結茅廬獨自修行,多學楞嚴咒, 以驅走妖魔;也有弟子恃才傲物,不學此佛門降魔大咒的,第二日就跑下山找師父救命了。

兒時山村有舉家在日本佔領年代餓死者,整房人死絕了, 一排磚屋成了「絕房屋」,俗稱鬼屋,即使樑木穩固,都是任由毀爛,偶爾堆些柴草,兒童不怕鬼者,便入內玩耍,男女挾弄,鬼混一番。鄉村鄰里熟悉,屋內有人 死於非命而鬧鬼,一般都不會出租,更難以出售,否則租客或買家事後得知,率眾上門問罪,業主不但退款道歉,還要請道士驅邪作福也。此等村例,所謂良風善 俗,今日俱往矣。

鄰舍如陌路

上 世紀九十年代之後,香港生活壓力加大,生意風險暴增,尤其中港婚姻不如意者,動輒跳樓燒炭輕生,甚至家人互相斬殺,不論公屋私宅,都容易有人橫死。此際土 地樓房有價,炒賣頻仍,業權輪番轉換,鄰里如同陌路,貨銀兩訖之後,舊業主「過了海便是神仙」,新業主只好各安天命,待價而沽焉。以前中介樓房之經紀,都 是單幫獨做,顧及聲譽交誼,「交吉」之前,都會打聽清楚,將住宅之前事告知,誰人住了發財高昇,誰人住了患病身故,都左右交易價錢。如今樓房買賣多由地產 中介集團包辦,經紀面目模糊,人鬼莫辨,租客或買家只好自求多福。幸好互聯網面世,好事者搜集新聞,製作「凶宅網」,住宅有自殺、凶殺、橫死而又見報者, 都難逃記錄在案,供人按圖索驥。

便宜莫貪

本 年三月,報載,元朗某村之屋苑十多年前由一台灣法師租住,法師為人打齋作法為生,一九九六年冬日於浴室洗澡,失足倒地,失救死亡。該室荒廢八年,二○○四 年始以四十萬元連天台賤售予一夫婦,夫婦五年後生意失敗,竟在居所雙雙燒炭自殺身亡。留意此則新聞,乃因年前我探訪過該村之佛教禪修營,見路口有祖墳,山 邊盡是墳地,山頂則有連綿之巨型輸電站,三煞地也。往日該處應是農田及果園,根本不宜建屋居住。據稱,命案過後,該單位減租,旋即租出,變成「迷你倉」之 流行生意焉。是故將家中雜物放置迷你倉者,也須到場勘察,宜在正經之工廠大廈、商業大廈之類,不可在單間之閑屋,否則心愛物品與鬼為伍,沾染邪氣,日後帶 鬼返家,大吉利市也。

凶宅無疑價錢便宜,可以節省家計,然而家有孕婦、慢性病人、精神抑鬱、服用精神科藥物、酗酒、八歲以下小孩及老人者, 都不宜入住,以免邪氣侵犯。精進修行之僧道、陽氣沖天之武者、不信鬼神之警官等,入住則一般相安無事。萬一入住凶屋,又無法搬走,可請法師驅邪淨化。道士 則燒化驅邪鎮煞符,符灰混入柏葉、黃皮葉、碌柚葉三種香葉煮成之水內,全屋灑淨即可。僧人則念誦往生咒,然後以香葉灑咒水。一般入伙,如要安心,也要依照 俗例,以香燭祭品拜五方五土,燒化地契神符,安奉鎮宅土地。家居布置明淨,不放賭具、占卜、籤筒、筊杯等物,空置之罐罈等物要封好或送人,意頭不吉利之畫 報、塑像、玩偶等,也須避忌。至於入住凶宅之後,無故大發,此乃五鬼運財,務須小心,宜將錢財布施濟貧,散去不義之財,為妖魅做功德,否則日後來索報酬, 要以身命償還矣。

十五年前,家貧,以租金便宜,入住沙田鬧市一小室,發現壁內儲藏暗格遺留甚多石灣陶塑神像,達摩、鍾馗、八仙、和合二仙、 樂舞仙女等,摩挲把玩之際,妻忽有所感,於是盡棄於後巷,為清潔婆子撿走。其後家具電器不斷毀爛,妻子工作屢遭排擠,終至辭職。如是四年,浴室滲漏,廳中 地板受潮而曲反。兒時居於陋室,能忍則忍,於是到屋邨買來「漆皮」鋪地,此物乃膠皮所製,艇家鋪船倉之用,妻來自艇家,故知此物。宵夜坐廳看書,忽見面前 玻璃窗鏡映照一女子裸形,於身後微笑而過。回顧妻子,熟睡在床,知是妖魅現形,於是急謀遷居。未幾,妻子罹患癌症。鄰居少女得悉,告知先前此室由台灣商人 租住,患癌之後,回鄉治病。此事令我悔恨不已,道人雖有金剛之身,但妻少則無也,為保護家人,仍須擇吉地而居。

居仁行義 百無禁忌

無 線電訊流行之後,如今鬧市頗多隱蔽之樓房,滿布流動電話或無線寬頻之發射器材,租屋或買樓也須周圍在街上察看,鄰近有否天線突出,否則居住於電波頻密之 處,妨礙頭腦,易招妖邪。至於鄰居有貨倉、食物工場或迷你倉,晚間無人居住者,即使不招惹陰靈,也是招惹蟲蟻、搶劫或火災之處,避之則吉。

宅 心仁厚,自有浩然正氣,鬼神敬重。《孟子·離婁上》:「仁,人之安宅也;義,人之正路也。曠安宅而居,捨正路而不由,哀哉!」風水先生常說,吉人住吉地, 剛正之人,有龍天護衞,即使不慎入住凶宅,也是安然無事,逢凶化吉。年前,飲宴之間,道友談狐說鬼,茅山祖師曾憲真訓示﹕「修道者百無禁忌,要見神,不要 見鬼。」他一意修心,家中連神壇都不設的。萬事不離因果業報,仁者應修養心田,自然事事無礙,百無禁忌,至於卜居,趨吉避凶,盡人事而已,強求無益也。

靈異檔案.二十一

August 20, 2009

陳雲 – 小巴

Filed under: Uncategorized — Tags: — hoball @ 9:56 pm
2009年8月20日
我私故我在

小巴

陳雲

公 共交通工具之中,江湖味最重者,要算小巴了。小巴路線以至小巴意外,都與旺角這個都市江湖結下不解之緣。往日深宵三時,從港島坐的士回沙田,在紅磡隧道過 海,接連見到自旺角往西環的小巴,但總不知在西環何處上車,中環有否停站,否則便不須花錢坐的士回家了。的士駛入獅子山隧道,迎面而來的深夜小巴,也是以 旺角為終點的,自馬鞍山、上水和大埔開出的都有,乘客稀疏,有些更是空車。在沙田讀大學的年代,沒錢坐的士,須緊記深宵的小巴據點:油麻地吳淞街和旺角西 洋菜街有小巴去上水,通菜街有小巴去沙田,深水埗嘉頓麵包廠前面的大埔道有小巴去上水,途徑大學。沒了這些深宵小巴,年青時代就無法夜遊忘返了。

亡命飛車

紅 色小巴是最抗拒現代化的江湖之車,至今仍不安裝「八達通」電子付款(避免公開營業額),而且停車無定點,只要不是禁止上落車的交通禁區,乘客即可揚聲呼 叫,「轉灣有落」、「路口有落」、「巴士站有落」之類。這個「有」字,乃古文虛詞,廣東口語卻保存了,有請、有勞、有心(勞煩操心之意)、有落,是客氣之 敬語。至於有夏、有宋一代,則是詞綴或襯字,只能於講究字詞對稱、音調鏗鏘之古文得見。

以前街坊搭小巴,為了面子或情誼,喜歡為老友爭付車 資,爭持不下的,以司機收數為判斷。事先商議好的,下車的一位便說「候數」,即是等候車上的老友下車時一同付款,若是車上的老友開聲,則說「有數」,即是 自己願意承擔付款之責。有落和有數,在粵語文言淪落街頭、北方普通話叫囂課堂之今日,聽得我驚心動魄。然則,令一般人驚心動魄的,是小巴司機為求突出重 圍、搶截乘客或趕快「交更」而在馬路上穿插飛馳,有撞傷途人者,也有碰上其他車輛而司機乘客慘遭不幸者。近年小巴車禍頻仍,動輒傷亡。長程之小巴,遭乘客 冠以「亡命小巴」之惡名。車禍之後,網上不時見到乘客留言,回憶某次深夜自旺角搭小巴回上水或屯門之類,夜間車路無阻,不待進入高速公路,小巴風馳電掣, 四輪騰空,即使是五、六十歲之沉靜老司機,也彷彿是快車手冼拿或舒密加魂魄上身,在馬路上重奪青春歲月,自旺角至屯門黃金海岸,只須二十來分鐘云云。沉睡 之乘客固是南柯一夢,不知時地之轉瞬推移;清醒之乘客則膽戰心驚,下車時感謝神恩。

反之,區內行走之短程小巴,由於乘客上落頻密,街景熱鬧 而多變,不若高速公路之景觀單調而令司機昏睡,甚少爆發車禍,只有乘客上車未坐定,小巴即行開車而使之跌倒,或乘客下車之後司機關門過快而夾傷腳或夾住手 袋拖行數步之類。一般只是吵鬧幾句了事。肇禍者,是高速快車。即使加裝高速警示器,司機也抵受不住高速的誘惑。

迷人的高速

速 度可令人進入迷狂狀態(trance)或迷離世界(fantasy),即使不開快車,一般人在兒時也喜歡打韆鞦,坐過山車遊樂,成年人也偶然貪圖乘坐速度 奇快之百層樓高之大廈電梯。道士持劍念咒,踏罡步斗,也須講求速度,否則如何說「急急如律令」?找道士作法的施主,見法師手腳緩慢,也不會安心收貨,速速 磅水也。情愛之浪漫與緊湊,也是繫於速度之變化,沙灘漫步固是愜意,擁抱迴旋,更是動心。即使香港女子步入中年(今之所謂「中女」),心高氣傲,也會迷醉 於社交舞之旋轉舞步,被深圳之舞男或舞蹈教師俘虜,神魂顛倒,人財兩失。

八十年代初期,香港仍很少長程的高速公路,一九八三年屯門公路落成 之初,車禍頻生,且是市民前所未見之高速碰撞,司機血肉模糊,車輛毀爛不堪。運輸署徵得撞爛之廢車,擺於十字路面,以作警惕;電台甚至要將屯門公路正名為 「高架公路」(highway),而不是高速公路(speedway)。此後香港人口增長超出此地之負荷,步入高速添置基本建設之年代,吐露港公路、新界 環迴公路,以及各種巧立名目之幹線、繞道,紛紛拔地而起,令職業司機無法逃避高速的誘惑,甚至將高速習慣帶入鬧市,左竄右突。年前,嘗聽大學地理系的學者 說,不論於生態或社會管理而言,香港人口的負荷極限是四百萬人,過了此數,香港即成危險之城或呆滯之城。從文化創作或企業創意而言,上世紀七、八十年代是 香港的黃金歲月,當時的人口正進入臨界點。此後,只能用「過度管理」(over management)避免香港陷入危險之城而已,呆滯之城是難免的了。香港人口之增長,固然是拜祖國經濟興旺而政治腐敗之賜,使彈丸之地成為資金及富人 之避難所;港人則不論貧富,卻不能安心返大陸安居。

紅色與綠色

香 港人口眾多而居處密集,市內公共交通工具種類之多,靈活之設,恐是世界之最,渡輪、纜車、電車、吊車、巴士、火車、地鐵、輕鐵(市鐵)、小巴及的士,應有 盡有,連香港小巴的顏色,毫不經意之間,也用盡了交通燈號最常見的紅、黃、綠三色。黃色是車身的主色,路線及車站不定的舊式小巴,車身有紅色條紋為記;路 線及車站固定之新式「專線小巴」,車身有綠色條紋,簡稱「綠色小巴」,或綠van。有了綠van之後,舊式小巴也稱「紅色小巴」了。

老一輩 的元朗人,仍稱乘坐小巴為「搭白牌車」或「坐van仔」。小巴之設,源自往日香港之「特區」新界。上世紀五、六十年代,新界有「白牌車」行走,可載九人, 收費比巴士略高,車程稍短,分段收費之制度公平。因屬非法經營,警方不時取締。一九六七年香港暴動,部分巴士司機罷工,政府乃默許白牌車在市區行駛。一九 六九年,小巴由九座位增至十四座位,從此「十四座」便成為小巴之別稱,廟街王子尹光調寄鄭君綿之《賭仔自嘆》(一九六九),作《十四座》(一九七四)紀念 之。一九七○年,政府推出白牌車合法化政策,由政府發牌,可以在港九及新界各地行走,即現存之紅色小巴。為免與巴士競爭,政府限制小巴數目為四千三百五十 輛,致令小巴牌照有價,車會之「入線」費用高昂,且成為幫會謀生之途。一九八八年,政府批准小巴座位由十四增到十六。

自由不再

鑒 於香港樓房不斷興建,頗多更是偏離公車路線,一九七四年於港島區實施專線小巴制度,一九七九年推廣至九龍及新界,由車會投標經營。近日多了在元朗及上水行 走,驚嘆綠色專線小巴已可直達往日山村之地。與小型地產商一道,綠van成了此等邊陲地帶之拓荒者。舊時只聞風聲與鳥聲之山腳底,如今也是四處建屋,圍牆 高築,新遷入之村民互不認識,小徑也因少人行走而變得不安全,來往除了自行開車,便要依靠專線小巴或的士。往日郊遊閑蕩之荒山,變作尋常家戶,失卻野趣。 明明人車稀疏,馬路卻是人車分隔,鐵欄林立,重重困鎖,香港之自由餘地,日見稀少矣。

August 1, 2009

曚、朦、矇、濛

Filed under: Uncategorized — Tags: , , , , — hoball @ 3:51 pm

轉貼自: http://www.kwuntung.net/check/focus/focusdetail.php?focus_ID=25

曚、朦、矇、濛

曚曨、朦朧、矇矓、濛瀧四詞形似音同,甚易混淆。若說「我對她的印象已很xx了」,究竟是用哪一個呢?

曚曨

「曚曨」屬「日」部,專指太陽將出,光線暗淡的樣子,如:天色曚曨。

朦朧

「朦朧」屬「月」部,專指月色昏暗不明朗的樣子,如:月色朦朧,朦朧的月光。

此外,它亦可指記憶、印象、景物等不清楚,如:暮色朦朧、煙霧朦朧、遠山朦朧、印象朦朧。例句:「廿一歲參賽者斯多麗絲在看數呎以外的東西時,只能看到朦 朧的影像,被評定為失明人士。」(2006/3/20《星島日報》A24)「本港昨日整天被厚厚的煙霞籠罩……導致景物朦朧的原因,原來與空氣中的污染物 臭氧有關。」(2005/10/18《星島日報》A16)

這可說是四個詞語中最常用的一個。

矇矓

「矇矓」屬「目」部,指即將入睡或剛醒來時,眼睛半張半合,看東西模模糊糊的樣子,如睡眼矇矓。

「矇矓」和「朦朧」似乎很易混淆,以下兩句句子摘自本地報章,當中的「矇矓」都應改為「朦朧」:

「矇矓間聽到有人問我那裏中槍,我回應說左小腿。」「儘管課室黑板的字矇矇矓矓、看書中途往往會「迷了路」,不知看到哪裏去,但他仍繼續自動自覺拿起書本溫習。」

「矇」字本身還有欺瞞的意思,如「矇騙」、「欺上矇下」。但要注意,「蒙在鼓裡」雖有欺瞞之意,卻是用「蒙」。因為它源自一個比喻,就是把人「包」在鼓裡,令他對事情毫無所知。這個「蒙」是「包著」的意思。「蒙蔽」也是用「蒙」,原因就和「蒙在鼓裡」一樣。

濛瀧

其實沒有「濛瀧」這個詞語,只有「濛濛」,形容下著細雨的樣子,如:濛濛細雨。那「瀧」字用於何處?它多數用於地名,如浙江的七里瀧。

最後,做一個練習,看看你是否已掌握它們的用法!

凌晨五點天色xx,此時醒來誰不睡眼xx?就算有再好的風景,在我眼中也只剩一片xx。

July 17, 2009

林行止 – 小病不求醫自苦 臥床自遣記閒書

Filed under: Uncategorized — Tags: — hoball @ 11:56 pm
2009年7月17日

小病不求醫自苦 臥床自遣記閒書

July 2, 2009

陳雲 – 開房

Filed under: Uncategorized — hoball @ 12:32 pm

開房

陳雲

2009年7月2日

開 卷有益,開房亦有益。前者有益智慧,後者有益身心。「哪個少男不鍾情?哪個少女不懷春?」歌德在《少年維特之煩惱》如是說。《紅樓夢》中,浪蕩子賈璉好色 惹禍,賈母安慰賈璉之妻王熙鳳說:「什麼要緊的事,小孩子年輕,饞嘴貓兒似的,那裏保得住不那麼着。從小兒世人都打這麼過的。」 (more…)

June 30, 2009

陳雲 – 鹹濕

Filed under: Uncategorized — Tags: , — hoball @ 12:56 pm

鹹濕

陳雲

2009年6月25日

嗜 好美食之外,廣東人的色情隱語與法國人也有相似,例如一個「濕」字。廣東人說男人好色曰「鹹濕」。法國女子最銷魂的一句,是Je suis mouillé,我濕了。同樣的話,香港女子和北方女子也會說的。幾年前,香港時興網絡電台,也有豪情女郎主持節目《今夜潮濕》,可惜電台財源不繼,節目 水源枯竭,幾集之後,意興闌珊。

色情隱語 (more…)

Older Posts »

Create a free website or blog at WordPress.com.